返回目录

重生之神级学霸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1079.第1079章 胚胎到

    首都机场。

    文泽林和姜志军偎依着取暖,双眼有些无神冬天起床太早,就会有这样的后遗症。

    遗传工程实验室的几名研究员,倒是比较有精神的样子,像是谷强同志,就不停的在候机楼里面晃悠,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饱含着整夜没睡的亢奋样儿。

    来自中科院下属的遗传所的几名学者,则是紧皱着眉头,似乎处于某种沉思和意念的玄妙状态。

    窗外的雾气,不经意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越来越强烈的光线,伴随着轰鸣的飞机声,搅的人精神衰弱。

    头顶的广播也是颇为烦人,直到它念出了375的名字,文泽林和姜志军一下子跳了起来。

    来了

    有的人喊出了声,有的人只在心里默喊。

    去叫杨锐了。文泽林着急的去喊丰广汉。

    遗传工程实验室统共就这么小猫两三只,负责做保安的更是只有丰广汉一个人,倒是利用率颇高。

    丰广汉的耳朵其实一直竖着呢,听见文泽林的招呼,也就是憨厚的笑笑,道:杨主任说了,等人来了再报告,让我不要着急。

    他还真坐得住。文泽林远远的看了一眼坐在门口的杨锐,有心去喊,想想还是算了。

    自从吕寿的事情以后,文泽林等人面对杨锐,都觉得身形有些矮。

    没办法,吕寿的野兽之名不说是冠绝京城,那也是地方一霸。要说他有如此下场,并不令人奇怪,不过,像是文泽林等人,都以为吕寿最终撞上的铁板会是另一名官二代,而非杨锐这样的学者。

    杨锐的做法,既是出乎意料,也令文泽林姜志军和丁十一心有戚戚焉。

    安静而焦急的等待了30分钟后,终于有人从通道中走了出来。

    这一次,丰广汉不用人去喊,快跑着去通知杨锐了。

    杨锐放下手里的资料,稍微整理了一下,再将之交给丰广汉,步伐轻盈的走了过来。

    文泽林三步并作两步的跳过来,道:杨主任,看你的了。

    有我什么事啊,我就是来看看的。杨锐笑眯眯的,他刚刚都是在读文献,现在满脑子还都是各种数据。

    不管做什么事,成就感都是一项很重要的属性。现在的杨锐就很容易获得成就感,因此,他不论是工作还是继续学习,都不会觉得太痛苦一般性的痛苦还是有些的,但是想想众人膜拜的场景,再加上是自己喜欢的项目,大致也就是比网游练英雄苦一点罢了。

    文泽林就不明白了,以为杨锐是在谦虚,遂道:整个项目都是您主持的,不看您看谁啊。

    看谷强他们了。杨锐呶呶嘴,又笑了,道:你们这个公司,初期的产能如何,也就看谷强他们的效率怎么样了。

    文泽林此时醒悟过来了,笑道:杨主任说的对,你是总掌全局的,不能被这些细务给影响了。

    一模一样的话,从你嘴里出来,总感觉不对劲。杨锐说着摆摆手:开个玩笑。

    玩笑好,玩笑好。哎呀,我最怕严肃了,被我爸给弄怕了。文泽林很乐意与杨锐开玩笑,高高兴兴的跟着杨锐往前走,又自言自语的道:一飞机都是老外,不知道哪个是哪个了。对了,乔治赛德这个人,杨主任您见过吗

    没有。

    没见过面也能联络到,杨主任太厉害了。文泽林依旧是极不熟练的恭维。

    杨锐有些不自在的道:你还是叫我杨锐吧。我联络的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埃尔斯顿博士,乔治赛德是他的助手。

    埃尔斯顿文泽林念了一遍,问:你们是开会的时候认识的

    神交。杨锐笑了一下,道:国外有个协会,叫国际胚胎技术协会,建立于1974年,他们在全球30多个国家都有会员,埃尔斯顿博士是倡导胚胎移植工业化的代表人物,因此,我提出要在中国大规模的进行胚胎移植,他就立即派了自己的助手来。

    文泽林有点理顺了其中的人物关系,赞道:还好您知道这个协会,咱们国内的研究员,就不知道要联系人家的。

    是对方联络的我。杨锐微微笑了一下。

    啊文泽林有些发愣。

    他们说话期间,已是靠到了接机通道的位置,旁边站着的遗传所的研究员,也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互相看一看,都是低头不吭声。

    文泽林不明白其中的玄妙,中科院的研究员怎么不可能不明白。

    就80年代的生物学来说,基因是最受关注的,医药是最受重视的,分子级的细胞结构与功能是难度最大的,而这三者,杨锐都已涉足,而且,在离子通道和基因方面,具有相当的地位的,以圈地来形容的话,可谓是前沿领域的大地主。

    相比之下,遗传学或者畜牧学的地位就低多了。

    再缩小到胚胎移植的领域,就是埃尔斯顿博士这样的先驱者,也一样需要杨锐来吹牛埃尔斯顿在胚胎移植领域的地位毋庸置疑,但是,出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就是要在生物圈子里吹牛,他的名气也没有杨锐的好使。

    因此,杨锐涉足遗传学,对于某些国外友人来说,是乐见其成的。

    也是这个原因,埃尔斯顿才将自己最重要的助手派了出来。

    乔治赛德在后世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在85年的当下,也基本脱离了实验狗的地位。

    乔治赛德的脸,也很快出现在了研究员们面前。

    现在的赛德先生,还是个脸上长着细碎绒毛的小伙子,手上提着一只铝合金的箱子,贼眉鼠眼的像是被强行降低了智商的间谍似的

    我是乔治。他站在了举牌的孙正初面前,有点腼腆的模样。

    谷强听到声音,就从身后挤了过来,着急的问:胚胎带来了吗哎,翻译,那个田教授呢

    这儿呢。充当翻译的是离子通道实验室借来的田兵。

    田兵同志是杨锐从清华挖来的副教授,杰青水平的小牛,英语溜的不行,几句话就连招呼带问题的说了。

    乔治赛德像是毒贩子接头似的,警醒的看看四周,才找了张桌子,将铝合金箱子平放,正面打开。

    只见内里就是三只玻璃瓶,每只仅50厘米高,莫名的冒着白烟。

    是用液氮保存的,小心一点。乔治赛德说了一句,等几个人看过了,又轻轻的将箱子扣上了。

    就三个文泽林失望极了,他一大早跑过来,可不是为了三头牛。

    田兵于是问了一句:总计多少个胚胎

    按照杨锐先生的要求,每个瓶子内装了70个胚胎,总共210个小牛胚胎,能保证200个胚胎的完整性。乔治赛德说着看看四周,问:我可以将胚胎交给你们了吗

    恩,交给我们吧。杨锐签了字,将之接了过来,又用英语问道:我之前的要求,你还都记得吧

    记得。乔治赛德一凛,道:我都记得很清楚,首先是服从您的命令

    记住就可以了,不用复述,这部分内容,也属于保密内容。杨锐打断了乔治赛德的话。

    乔治赛德连忙点头,将签收的文件收好,又小心翼翼的笑道:杨锐先生,我是您的粉丝,大粉丝,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杨锐将刚才的签字笔又拿了出来。

    乔治赛德连忙将背包取下来,从里面拿出厚厚的一本书,赫然是英文版的基因组学。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一群人都冷静了下来。

    文泽林和姜志军对望一眼,由后者出面,问道:杨锐,这210个胚胎,都是西门塔尔牛吗

    对。

    这样的话,我们公司就可以开张了

    唔,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准备将牛卖给谁

    焦场长早就翘首以待了。姜志军笑了起来。

    杨锐点头,道:给中牧当然没问题,不过,你们准备怎么卖

    这一句话,却是把姜志军给问住了,因为里面隐含的信息,就是价格了。

    姜志军此时才感觉到了一丝不自在,他们的公司里没有了杨锐的参与,还得到了杨锐大量提供技术的支持,但是,当交易真的开始进行的时候,他还是明显察觉到了己方的劣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