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唐朝好地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510章 大帅开课了(感谢楊ysl盟主十万打赏!)

    谢谢杨盟主的壕爽,谢谢你们的红包

    十万言的奏章写完,派人走普通的驿站送往长安后,李超就暂时把这件事情丢下了。他知道,他的奏章顶多是在朝中掀起一个盖子。

    这件事情究竟如何走向,还有的争论。

    李超终于离开宁远,五月中,他启程去镇远城。

    朔方镇水师出动了一百多条船,载着李超和一军牙兵同往。这支兵马后面,还跟着将近三百条大小商船,满载着商人们的大批货物前往镇远。

    镇远城位于黄河几字湾的南岸,与丰州九原城隔黄河南支屯根水相望,背靠库结沙沙漠。沿黄河一线,是肥沃的黄河冲积平原。沿河岸平原能开发耕种的平原地有百余万亩,还有许多适合放牧的草地。

    镇北城也是新建之城,同时也还是朔方镇与突厥的通商口岸边市之一。

    只不过如今朔方镇人口较少,在突厥人撤回北岸后,南岸人口不多。李超移驻了些府兵驻守镇北,又迁来了一些移民,但这里整个广阔的几百里地区,依然只用不到一万总人口。

    虽然靠近丰州城,与前套也很近。

    不过这里的边市却并不如宁远兴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汉商前来不便。

    走陆路,从长安到夏州,然后从夏州到镇北。

    长安到夏州,就有近九百里。而夏州北上镇北城,也有差不多这么远,更关键的是路难走。

    一路要经过许多戈壁、沙漠、高坡、草原,路上人烟稀少,补给困难,尤其是要经过两处沙漠,都有穿行一百多里,一旦错过淡水补充点,就非常的危险。

    因此,虽然说镇北城更靠近突厥人的河套,还与丰州隔河相望,可汉商来这却不方便。去麟州都比镇北方便的多。

    但麟州没有镇北这边与突厥人交易方便。

    还是宁远最好,交通运输方便。

    镇北城现在差不多成了宁远城一个延伸出去的收购站了。许多宁远商家纷纷在镇北设立了分号,但他们的货物,却还是要通过宁远从黄河水运过去。

    基本上没有几家商人,愿意走夏州到镇北的那条陆路。

    做为朔方节度使,镇北城建好许久,镇北边市也设立了许久,可李超还是头一次来镇北。

    坐着船从宁远一路顺流而下,倒是非常轻松。

    不过李超觉得这船有点太小了,用的还是硬帆。一般来说,内河行船,硬帆也是有他的优势的,但李超总觉得软帆也挺好的,轮帆最大的优势就是能让船建的很大。硬帆就不行,船越大,帆越大,要拉动大船,硬帆得弄很大,桅杆也得很大,大到船根本吃不消。

    当然,这个吃不消的程度,船其实非常大了,一般的船都是没问题的。何况,黄河里不仅用帆,也可以用浆,用轮。

    但从船的发展方向来看,无疑用帆才是王道。

    用帆能解决大量的人手,同时也能更快。

    李超眼里,这朔方水师的战舰问题很多。缺少功能分级,基本上就是一个舰型,只是大小不同而已。

    至于是水师,那水师战船的最大功能当然是战斗,而不是运输之用。因此这战船得突出一个战斗功能才对,仅仅是在船上装点八牛弩那远远不够。

    还得分级,什么战斗船,炮艇、冲锋艇、护卫艇、巡逻艇等,根据不同的功能,开发出不同的形态,做不出的训练,这样的水师舰队才是合格的。

    每天李超都要挑点水师的问题出来,然后到了晚上的时候,在自己的那艘三层的旗舰舱室里,跟这些水师的军官们讲课。

    这也算是李超提前开始教导军官们了。

    这些军官基本上原来都是府兵,算是陆军了。少数是河边上长大,会些水性的,多数以前连游泳都不会,能被选中水师里来,他们唯一的一项考核条件就是上了船不晕船。

    因此这群水师军官,专业的本领非常的差。

    李超不得不跟他们讲水师的任务,讲水陆不同的作战方式,甚至跟他们讲一些风帆利用,水密舱等先进的造船技术。

    多数水师军官们表示根本听不懂大帅在讲什么,少些人似懂非懂,只有极少的一些人才算是明白了一点点。

    对此李超也没办法,只打算回头从这些人里挑些聪明的过去好好教一教,另外还是得从源头抓起。让造船厂从头打造一批新的战船,建不同功能的舰船,然后自己再写一些水师战法的教程,慢慢教吧。

    现在这些水师官兵,自己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了陆上部队的运输队而已。

    船小,速度倒是不慢。

    不过船队大,货物多,到了晚上就不能再航行了。这不比只是一条船,如果只是一条船,有经验的老船手,在这比较平缓的河道上也是能行船的。但船多了,就怕撞船。

    晚上,船造岸下锚,然后点起一盏盏灯,船上留些人看船,其余人多是要上岸扎营的。天气的夜晚,满天星光,便干脆连帐篷也懒得搭了,架一堆火,然后围在火边。

    烤鱼、煮茶,煮点米饭。

    鱼是河里现捞的,新鲜。捞到最多的总是黄河鲤鱼,鲫鱼也不少。船员一般都是做鱼的好手,他们做鱼一般都比较简单,没太多的花样。

    要么就是煮,要么就是炖,或者直接就片生鱼片吃。

    李超则喜欢弄那些船员们都嫌的白条。

    白条一般都长不大,只有一二指宽,不到巴掌长,非常小,身子白背上青。这种鱼似乎哪都能见到,河里沟里渠里。最是好动,钓鱼的人算是最讨厌这种鱼了。

    打窝他来乱,下饵他来抢,大又不大,骨头还不小。

    不过李超挺喜欢的,小也有小的吃法。

    剖肚洗干净之后,挂上粉,然后用油炸。越小的炸起来越好吃,或者直接用文火慢慢的焦,焦的又香月脆,洒点胡椒粉,或者是十三香,一咬下去,嘎吱嘎吱,油酥酥的,连骨头都完全脆了。

    下酒,最爽。

    五月的夜晚,十分的凉爽,围在火边,吃着烤鱼喝着酒,真的不错。

    商人们都很高兴,跟着军队一起走,安全方面是沾了大光。尤其是李超的军纪很好,朔方镇的水师或牙兵,都没有半点勒索的行为。

    商人们还推举了几个掌柜,想要送些商货感谢军队,不过李超没收。水上行船,物资携带方便。

    李超这次去镇北城,主要还是要去跟郁射设会面。

    之前双方已经约好了这次会面时间,李超估计郁射设是见宁远城的贸易这么火,急着要拿他的那两成关税了。

    本来说好是一季一结,不过郁射设那些心急,李超打算把头半个月的先给他送去。总要让他偿偿甜头,然后才好安心。

    这头半个月的关税也不少,足有五万多贯。这还只是两成,郁射设知道这个数额后非常高兴,也非常满意。不过他表示不要钱,而是要从李超这里采购一批货物。

    五万多贯都换成丝绸、茶叶、面粉、盐、酒、香水、瓷器、金银饰品等。这也是个会花钱的,五万贯这么大笔的收益,被他全订购了商货。

    李超对于这个要求,是来者不拒的。

    其实他还巴不得郁射设换成商货呢,这样一来,实际上李超支付给他的钱变少了许多。毕竟宁远城的商货可不便宜。

    不过这次李超愿意来镇北城见面,其实还不仅仅是为了见面而来。

    一个郁射设,还不足够让李超这么重视。

    李超这次来会面,其实是来谈进一步加强双方之间合作的。李超打算提议,双方不但开设边市,还要开放边境,让汉胡两方的商人,自由的深入大唐去采购,或者让汉商深入草原去交易买卖。

    这表面上是说通商之事,其实李超是打算借此机会,多派点间谍到草原,深入草原,收集详细的突厥草原的情报。

    山川河流,地理路线,哪里有河,哪里有水,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若把这些情况详细完善,那么下一次再发动进攻,可就会相当有助益的。

    当然,对于有实力的商家来说,走出边市,直接带着货深入到草原去,那当然能把利润赚的更多。

    前提是安全,且有这样的实力。

    “这些商人真是不足知啊。在宁远,轻轻松松的赚的盆满钵满的,可还不知足,非要跑到草原去,甚至还要去漠北跟铁勒人交易。”

    程处默一手拿着一拿炸的香脆的小白条,一边摇头叹脑的说道。

    “商人总是逐利的,他们眼里,可没有见好就收这样的词,而是要追逐利益的最大化。一斤茶片,他们在这里换一张羊皮,可如果到漠南,就能换一只羊,说不定到了漠北,就能从铁勒人手里换一只羊。哪怕路途更远,风险更高,但同样的收益也更大啊。”

    “若是这些人再聪明一点,比如把茶叶卖给漠北人,然后换漠北人的小牛小马小羊,再给漠北人一点茶叶,让他们帮忙养,等到来年,小牛小马小羊长大了,他们再去收回,那利可就更大了。”

    “这也行”程处默惊呆。

    良久,他缓缓道,“大帅,若是你去经商,一定能成为天下首富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