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第五部队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零一章 獠牙!

    第一百零一章 獠牙

    整整用了七十八天,雷震终于带领自己的部队,在重返中国的前夕,追上了二百师。 而在这个时候,二百师已经不再是戴安澜的二百师了。

    这位值得尊敬的军人,因为在指挥部队突围时,腹部中了三发子弹,已经在回国的路上,永远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是十八名卫兵,扛起装着戴安澜将军尸体的棺材,走完了最后这一段征程。 而二百师,从一开始进入缅甸,到终于重返家园,能活着回来的人,只剩下区区三千多人。

    其中,绝大部分人并不是战死的,而是倒在了野人山那片原始丛林当中。

    当终于踏上了属于中国的土地,这些身衫褴褛,身形消瘦的军人,呆呆的望着那在空中不断飘扬的国旗,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人已经是泪流满面。

    而等待雷震的,还有一张委任状加一份入学通知书只要他愿意,他这样一个仅仅二十几岁的大男孩,他这样一个身经百战,在战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真是能为人所不能为的战略大师,就可以直接进入黄埔军校学习,只要一毕业,就可以成为一个实至名归的师长。

    这样一份大礼,不能说不重,不能说不厚而那三十两黄金的奖金,和三个月长假,都无不在向旁人默默说着,一个实力派军人,即将在军界升起的信息。

    雷震真的没有理由去拒绝这一切,在缅甸战场上的经历也使他清楚的明白,权力对一名军人的重要性,可是马兰却制止了他。

    杨惠敏,还记得那个童子军里的杨惠敏,那个为了振我军威国威,冒死给四行仓库送进一面国旗。

    并在国家财政部的支持下,四处出国演说,俨然已经成为中国抗战之像征地杨惠敏吗

    “在缅甸的时候,我不方便对你说。 你知道现在杨惠敏在哪里吗”

    雷震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杨惠敏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巡回演讲,他们已经那么久没有聊络,雷震哪里知道现在杨惠敏又跑到了哪个国家。

    在当地华侨的欢迎下,又讲起了四行仓库,讲起了谢晋元和他的八百勇士

    “她在重庆渣子洞”迎着雷震不敢置信的目光,马兰低声道:“那是一个关押政治犯的特殊监狱。 ”

    雷震真的傻眼了:“搞错了吧”

    “没错,她就在那里,而且已经被关了快一年了”说到这里,马兰地脸上,当真是写满了无奈与讥刺。

    “还记得我说过,要想改变中国和日本的战局,就要先打赢情报战,所以我才加入了重庆军统特工局吗”

    雷震点头,他知道重庆军统部门。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军统特工局的主持人,是一个被所有人尊称为“老板”的神秘人物戴笠。

    “戴笠是一个色中恶鬼,他手下的很多女特工。

    都是被他先玩弄再任用,就连朋友和部下的老婆都不放过”迎着雷震突然变得怪异起来的目光,马兰用力一挥手,道:“你小子别乱想,别说我马家地门望摆在那里,让他不敢轻易下手,就算我马兰只是个无名小卒,也懂得自尊自爱。

    他想占我便宜,就先得做好被我活活拆散了的准备至于你的初恋情人杨惠敏,虽然长得也算标致,但是还远远达不到我们戴笠戴老板的欣赏标准。 ”

    说不敢相信也罢,说是太荒诞太离奇也罢,但是这样的事情是真地发生了

    杨惠敏回国后,在香港积极宣传抗日,而且在那里。 和一个军统局外围成员。 成为了未婚同居密友,每天都在做着一些力所能力的事情。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

    杨惠敏在一次返回中国内地的时候,答应替一位艺名叫“蝴蝶”的当红女明星,把她二十多箱放着各式化妆品和名贵皮衣及首饰地财货,通过水路运送回中国。

    但是没有想到,这批货物实在树大招风,在进入中国后,被江洋大盗盯上劫得干干净净。

    面对这种情况,那个叫蝴蝶的女明星却不愿意了,她跑到南京四处托人,想出了这口恶气,就是靠朋友的关系,她认识了戴笠。

    戴笠早就对蝴蝶的美色垂涎欲滴,终于找到这个机会,他立刻下令军统局,将杨惠敏和那个同居的军统局外围成员一起缉补归案。

    虽然看在杨惠敏是童子军,又曾经是举国闻名的英雄人物的份上,没有对她用刑,但是仍然坐实了“勾通江洋大盗,合谋劫取财物”的罪名,把杨惠敏和那个同居密友,一起丢进了关押政治犯地监狱。

    纵然社会各界多方抗议,但是戴笠在这个时候,掌管着国家最强大情报机关,当真称得上是举手遮天,轻而易举的就一一化解。

    借着这个良机,戴笠自己掏钱,重新补办了和蝴蝶丢失的财货,终于凭借通天手段和大手笔的花费一亲芳泽,和蝴蝶这个有夫之妇打得火热。

    一个全国闻名的少年英雄,一个为了国家四处巡回演讲,赢得了一次次支持,改变了不知道多少有色眼光的少年英雄,竟然比不上一个当红影星,竟然比不上二十几箱财物,竟然以勾通汪洋大盗的罪名,被丢进了关押政治犯的监狱

    雷震捏着入学通知书和委任状地手,都在微微发颤,他真地想放声大笑,马兰告诉他的事情,实在是太荒诞,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雷震张开了嘴巴,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在这个如此疯狂的世界里,越是听起来不可思的事情,往往越就是最不思议的真实

    “我,我,我杨惠敏变成了这样,我怎么向九泉之下的谢晋元师父交待,我怎么向孤军营里那些兄弟们交待啊”

    “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了。 ”

    马兰用同情的目光望着雷震。

    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日本人自偷袭珍珠港,和美国人在太平洋上爆发大战,并打得美国海军节节败退后,他们的气焰愈发嚣张,再也不必看英美法诸国的脸色。

    就是在几个月前,他们驻扎在上海虹口租界地军队,突然强闯进英租界。 把孤军营里所有的人,都给强行掳走了。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除了军官被分开看管之外,其余的人,都被送进了苦力营,每天在矿山里工作。 听说已经有几个兄弟,因为积劳成疾,死在那里了。 ”

    “我们的国家呢。 我们的军队呢”雷震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充满了苦涩:“孤军营里的,可都是我们军人凯模,更是我们地骄傲啊。 他们被抓走了,英国人怕了。

    萎了,不管了,我可以接受,那么我们的军队。 我们的国家,都做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做。 就好像你带领暂编第五师,在缅甸浴血奋战,却得不到最起码的支援一样,你指望那些人能做什么”

    马兰看着自己的双手,道:“接到这个消息,我几次三番向上级请求,由我们军统局收集情报。 组织别动队,把这些孤军营的英雄抢回来。

    可是上级却总是以时机未到,不得擅动为理由,据绝了我的申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离开军统局,而宁可相信,你会去想办法。

    和我联手帮助这些谢晋元团长最亲密地部下虽然上级给了你三个月的长假。 但是我希望你能和他们谈谈,将入学时间再向后推迟一些。

    毕竟想成功从苦力营里把那些兄弟们救出来,需要周密的计划和万全的准备”

    马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猛然听到了“嘶啦”一声纸片被撕碎地声响,在她霍然抬头中,雷震竟然将手中那两份代表着机遇与前途的委任书和入学通知书,一点点的撕碎了。

    “举国闻名的英雄,比不上一个有点姿色地艺人;为国为民舍生取义,当真可以称之为大丈夫的军人,是死是活都无所谓,被敌人抓走丢进苦力营,每天在皮鞭抽打下,一点点的死亡,也没有人去理会”

    松开手指,看着纸片一点点的飞落,雷震涩声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而领导我们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啊我在几个月前,还在以向蒋委员长,向这个国家的最高领袖痛陈党国和军队地弊端而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做了不得了的大事,可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国家,这个政党,已经从上到下,全部都烂掉了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府管理的军队,在战场上,又怎么可能不输,又怎么可能不节节败退,痛失国土我们两个人联手,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去计划,我们是能救出孤军营的兄弟,可是又有谁,来救救我们四万万同胞,救救我们这些依然在和强敌生死相搏,却得不到尊重,得不到认可的抗血将士当英雄流血再流泪,当我们地血一点点冷却地时候,我们再凭什么,去抵挡敌人的虎狼之师,去抵挡他们地侵略铁蹄”

    “你不要问我,我要知道,就不会去救你,直到等你回国后,才告诉你发生的一切了。 ”

    “国非国,家非家,君非君,民非民这样的官场,这样的世界,只怕真的没有我雷震容身之地。 与其进去,被他们排挤,被各种东西束手束脚,我还不如”

    雷震霍然转头,他望着马兰,放声道:“不如索性你我两人联手,一起齐心协力,去打造自己的力量,做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事你不是认为,我们军事上的失败,是先从情报战上开始的吗我们现在只有一百多个人,在战场上是连填人家的牙缝都不够,但是在情报战上,只要我们能以这批兄弟为基础,再不断吸收新鲜血液,又有谁敢说,我们不能有情报战场上,打出自己的旗号,打出自己的天空最起码,我们用这一百多号人,就可以强攻苦力营。

    把那里的兄弟们全部救出来”

    “可是”

    面对雷震如此激进如此大胆,当真是摔破一切重头再来意味的建议,马兰瞪大了双眼。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有政府的支持,才能为国尽忠。 ”雷震负手而立,在想通了一切之后,他款款而谈,神情气度中。

    自然而然,拥有了一种令人信服的味道:“青帮不一样是民间组织吗可是又有谁敢否认他们在抗战中所做地积极意义可是和日本情报部门相比,青帮这种江湖组织,无论是训练,结构,装备和成员意识,都相差太远,我就是希望通过你我两个人联手。

    建立一支民间自发组织,却拥有比正规部队更严格框架,更能胜任各种敌情的特殊部队”

    强悍的马兰,杀人无数的马兰,在这个时候。 听着雷震的话,只能张开了嘴巴,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叹:“啊”

    “现在时值乱世,土匪强盗二流子。

    只要有几号人,有条枪都能占山为王,什么大帅,将军的满天乱飞,我就不相信,你我两个人,再加上这一百一十七号身经百战的兄弟,会比那些大帅、将军们差”

    雷震用热切的目光盯着马兰。 放声道:“正所谓将相王候宁有种乎,什么开天劈地,我雷震没有这野心,更没有这种能力。

    但是只要我们手中有一支数量也许不是很多,却足够精锐,更可以在任何时候,都能随心所欲调配投入地部队,就算我们不能改变大战略大战场上发生的事情。

    至少我们可以改变身边很多的不公。 用我们的良知为导向,去做大家都想做。 却不能做不敢做的事情”

    对军队,对国家,对军统特工局已经失望的马兰,就这样,被雷震给诱拐了。

    他们成功的解救了在苦力营的兄弟,在撤退地时候,通过新四军的防区,在这里和新四军有了最直接,也是最亲密的接触。

    就是在这个时候,亲眼所见一切的雷震,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

    在他们之后,还发生了很多很多地事情。

    当雷震和马兰亲手组建的部队,终于成型并且在情报战,甚至是特种作战上崭露头角的时候,这支夹在两个党派之间成长起来,甫一出手就实在太过耀眼的力量,不可避免地面对了邀请,面对了立场的选择。

    国民党特派专员,选择了先指挥大军压境,再高官重金利诱的双重路线,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这一套方法,在别人的面前,也许真的很有效,但是对于雷震这样一个绝对不可能面对暴力选择屈服的人来说,他实际上已经帮助心理早就更倾向共产党人的雷震,选择了最后地方向,和为之终身服务的军队。

    而马兰,在这场战斗开始前,因为家族的关系,因为中央教导大队的情份,而带着她亲自训练的一支女子别动队,在雷震最需要她的时候,站到了中间的立场上。

    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眼睁睁的看着雷震全军覆没,当她从背后对曾经服役,曾经承载了她地光荣与骄傲地军队,发起攻击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地这一辈子,已经成为家族的叛徒,她这一辈子,真的要和雷震永远绑在一起了。

    雷震,以暂编第五师为出发点,创建中国第五特殊部队的掌门人,他参加过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在建国不久,应缅甸政府的邀请,带领自己训练出来的部队,远征缅甸,打得败逃到缅甸的国民党残部望风而逃。

    而在几年后的对印自卫反击战中,雷震率领的特种部队,更是在一片冰天雪地中,发挥出最可怕的力量。 说他是一位百战将星,绝对不为过。

    马兰,这个最终陪伴着雷震的女人,她一直活跃在第五部队。

    但是,也许是有着太多的牵扯,也许是有自己人坚持,也许在她的世界里,只需要有雷震一个人就足够了,所以,她一直保持了无党派人士的身份。

    但是,她却有着一个响亮的称号獠牙

    这是第五特殊部队,对最出类拔萃的职业军人,而做出的证明与肯定。 虽然她只是一个女人,但是任何一个认识她,知道她传奇经历的人,都认为,她真的是实至名归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