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天元》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13721)

    一百二十五章 涂炭

    起风了,原本被冲散开的乌云又汇聚了过来,重重的覆盖在了洛阳城上空,拇指头大小的水珠密密麻麻的洒下,打得天地间一片水汽朦胧。城外数万被宁散客震晕的百姓、叛军被那冰凉的雨水激醒,仓皇的站起来,本能的想要逃回城内。几个百姓刚要行动,空中那俊美男子已经幽幽一叹,低声叹道:“唔,城内的百姓留下日后做种,这城外的么。。。好久没有享受过那些生魂的挣扎和呻吟了,诸位姐妹,不如”那些女子连同他同时笑起来,众人手只是朝下方一挥,洛阳城外数里方圆一片虚空瞬间粉碎,城外的数万百姓和叛军被那破碎成巴掌大小的虚空一卷,身体化为乌有,只有一道道魂灵儿急急的朝空中飞去。

    这一干男女嘴巴微微一吸,数万道魂灵被他们分而食之,天地中一片鬼哭神嚎声,他们身上的黑烟益发的浓密活跃,每个人都好似刚刚灌下一瓶绝世美酒的老酒鬼一样,舒畅无比的吐了一口气,同时放声轻笑。一名女子赞叹道:“还是人间好,就以这里的这么多人种,谁能控制了人间,不需数千年,就能一举压过其他各界一头。唉可惜这些人间的帝王太差,这都多少年了,凡间的百姓人数还是太少,太少。若是由我们魔域蓄养,这百姓的人种数,怕是早就过十亿了罢”

    男子轻挥手,淡淡的说道:“莫说闲话,做正经事。绝炛,你去灭了这人间的道门苗裔,东海、南海诸岛之上,凡是修道者,尽数灭了他们。乾达婆,你领了门人随我们去长安,我要看看,如今的道门内是否有人可以为我所用。”满脸是笑的乾达婆急忙躬身领命,领了麾下一干乾达婆道的魔修,随着这男子和十几名女子去了。只有那叫做绝炛的绝美女子轻盈一笑,讥嘲而不屑的看了一眼呆呆的站在洛阳城里的安庆绪,脚踩黑云,飘然而去。那城里的安庆绪吓得魂飞魄散,自己的最大靠山全部离开,这叫他如何应付唐军的攻击

    狼狈逃窜出数十里地,江鱼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而且,他也发现了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比以前强了许多,经过这一次重创,他的肉身似乎又坚韧了不少。他灵识本能的朝洛阳城方向扫了过去,却发现洛阳上空烟气消散,就连乾达婆道的那些魔修都不见了踪影,江鱼猛的一咬牙停了下来,大声叫道:“大哥,我们还得回去。洛阳城如今一片空虚,若是反戈一击,定能获得大胜。”

    面色惊惶不知所措的宁散客猛的停了下来,他呆呆的看了江鱼一阵,猛的一脚跺在了地上,他厉声喝道:“二弟说得极是,若是我宁散客就这样逃回丹霞山,还有什么面目见盟内的一干道友无非是个死字,怕了他们作甚”宁散客打出了几道令信,一缕缕极细的火光朝四面射出,那幸运的逃脱了一干天魔之手的秉天盟道人纷纷寻了过来,百多个道人都是修为最精深的人物,最弱的也都有了散仙的修为,在人间而言,这是一股极其雄厚的力量,只要不碰到那种变态的非人存在,依然有着和乾达婆正面抗衡的实力。

    江鱼急促的说道:“洛阳城里的魔头全部不知去向,想必他们去找道门的麻烦了。我们不用管他们的闲事,只要击溃叛军收复洛阳就是。道门的那帮老道夸口说他们辅助皇上可以平定天下,这和人拼命的事情,自然也应该由他们来做。”一干道人纷纷称是,一个个带着恶意的笑容,协助郭子仪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内收罗残兵败将,耗费了足足两天的功夫,又聚集了一支十几万人的兵马。虽然大军士气衰弱、辎重几乎全部丢失,但是用来攻克一座已经没有魔修帮手的洛阳,还是绰绰有余的。

    十几万大军在郭子仪、李宗弼的率领下朝洛阳城涌去,而数万回鹘精骑也正好在长安城劫掠高兴了,出了潼关朝洛阳涌来。将近二十万大军在两日前的惨败之后,又团团围住了洛阳,回鹘精骑更是直接顺着江鱼在城墙上开辟的三十六条通道杀进了洛阳,和叛军正面交战。安庆绪早就吓破了胆子,此刻的他却已经被乾达婆抛弃,失魂落魄的只能继续领了一批兵马,丢弃了洛阳逃窜。从大军合围洛阳到安庆绪逃跑,这当中还没用上一顿饭的功夫,叛军全面溃散,唐军、回鹘精骑一拥而入洛阳。

    东海,烟波浩淼,自古就是神话传说中仙人聚居的所在。从东海一路向东走,经过扶桑诸岛再向东千多里,海上一片霞云笼罩处,三座儿高耸入云的大岛洒落在那碧海蓝天中,数十个小巧的礁岛点缀在三岛之间广袤的海面上。岛间的水面无风而自动,礁岛边缘溅起的片片水波给礁岛镶嵌上了一层白生生的花边。这里正是蓬莱三仙宗的核心腹地――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

    绝炛静静的漂浮在三座仙岛的上空,留守在仙岛内的道修发现了绝炛的身影,无数道人同时鼓噪起来。这里是仙山,不是魔窟,一名不穿衣服的女子在魔窟中是很常见的,而仙山里,是不应该有这样的妖娆出现。就更不要说绝炛身上笼罩的黑烟,这是寻常修道人身上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敢于深入道盟重地的魔修

    留守蓬莱三岛的数千道修群起而攻,数千道各色光华好似逆行的流星,朝绝炛急速刺去。只是一名法力波动并不明显的魔修,这些留守蓬莱三岛的道修甚至都懒得将那护岛的大阵全面打开。以他们数千人联手之力,就算是地仙都被轰成渣了,天下谁能抵挡这样的攻击

    可是,绝炛却恰恰是来自于天外的恶魔。她俏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樱桃小嘴轻轻张开,朝那数千剑光就是轻轻的一吸。一道黑色的龙卷风凭空生起,数千剑光一时变得黯淡无光,尽数投入她嘴里。那黑风笼罩了三座仙岛,岛上道修纷纷惨叫,身体好似风化的老树皮一块块的瓦解脱落,一身精血以及三魂六魄被那黑风抽得干干净净,全化为绝炛身上那黑气的一部分。黑风更是卷过了三座大岛,三座青翠欲滴的岛屿瞬间变得枯黄一片,岛上那积蓄了数千数万年的灵气被掠夺一空,三座岛下的灵脉被抽得涓滴无存,三座仙岛已经成为三座死岛。绝炛咯咯娇笑了几声,化为一片黑风直奔南海而去,她身后三座仙岛轰然倒塌,蓬莱、方丈、瀛洲三岛消亡于这天地之间。

    一刻钟后,同样的事情又在一气仙宗的南海山门上演了一次,留守的数千道修依仗护山大阵抵挡了绝炛三次呼吸的时间,也被屠戮一空。南海上数千小岛中潜修的无数海外散仙之流的人物也没有逃脱绝炛的毒手,被她一一攻破了洞府,灭了道统苗裔。

    长安城中,一清仙人、青峰仙人、白元仙人三人心头猛的抽搐了一下,刚要说一声不好,他们身边的十几名仙人已经厉啸一声,冲天而起。东方天边一线黑云横扫而来,天地间一片混沌,十几名天魔隐藏在乌云中,一声招呼都懒得打,直接下了杀手。一线黑风朝长安城横扫,那男性天魔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天庭的老相好们,决一生死罢嘻嘻,你们就下来了这么几个土鸡瓦狗不成”

    玄化真君从那皇宫内冲天而起,刚要指着那一干天魔叫骂几句,那黑风横扫而过,将他身上明晃晃的铠甲打成了粉碎。玄化真君面色惨变,指着那男性天魔尖声道:“你。。。你。。。你。。。你们怎能下来”说话间,玄化真君身形急退,那黑风无形无质却是沉重锋利到了极点,打得他身上火星一片片的闪了出来。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他那白净净的身躯已经染上了一大片黑色,那块皮肉一丝丝的剥落腐蚀,金色的鲜血从那伤损处射出,刚刚喷出身体,就被黑风污染成漆黑粘稠的毒汁,又喷回了玄化真君的身体。

    男性天魔嘻嘻一笑,娇柔的掐着兰花指在空中一舞,悠然叹道:“我们如何下来自然是血祭了下来哩嘻嘻,玄化小娃娃,好久不见呀上次大战,本座杀了你师尊,你可伤心欲绝么”他身体凌空一闪,带出了几条虚影撕裂虚空闪到了玄化真君身边,双手成爪形狠狠的挖向了玄化真君的心脏和小腹。他阴沉的笑道:“依你那修为,还想拦住本座姐妹们死罢”

    十指堪堪碰到玄化真君的肌肤,玄化真君突然一声长笑,他怒声道:“百蠹魔,你当本真君还是当日那等修为么开”一声怒斥,玄化真君右手指缝中有亿万道强光喷薄而出,好似一轮太阳在长安城上空数百丈的地方闪现。那光芒强烈炽热,比那真正的太阳更多了数倍的杀伤力,长安城中无数的居民、士兵在那一瞬间被灼伤了眼睛,同时捂住脸面发出了凄惨的悲吟。满天黑风同时燃烧起来,那些女性天魔脚下的乌云瞬间被烧得干干净净,一柄长有丈八尺,通体用数十种不同颜色的宝珠串联而成的巨伞从玄化真君手上射出。

    这巨伞射出了亿万丈七彩强光,大张的伞面上有数以万计的金色符箓流转,那伞面正中米斗大一颗金色葫芦形鎏金顶子上一团白色毫光喷出,狠狠的轰在了百蠹魔的小腹上,好似一滴水没入了油中,悄然无声的没了进去。百蠹魔一声惨呼,他捂住小腹急速后退,尖叫道:“浑天伞这东西怎会在你的手上”他小腹猛的膨胀开,好似里面有数百颗天雷同时爆炸般,炸得他身躯中部的肌肤一块块的脱落,血水好似下雨般洒了下来。百蠹魔双手连连挥动,一道道黑光急速射向了自己的小腹,堪堪将那一个海碗大小的透明窟窿补上,玄化真君已经挥动一柄青紫色长剑狠狠的朝他脖子上劈了下来。

    百蠹魔又是一声尖叫,他气极败坏愤怒无比的叫道:“浑天伞也就罢了,这极天剑是普化天尊的东西,怎也会在你手上”他努哼了几声,躲过了玄化真君连续三百六十剑劈刺,手上同样是一道黑光闪过,一柄奇形鬼头大刀带着震耳欲聋的尖啸声、拖着长长的黑色焰尾呼啦啦一声凭空出现,狠狠的迎向了极天剑。百蠹魔得意洋洋的叫道:“你有极天剑,吾有弥罗刀,且看谁强谁弱”

    刀剑碰撞,一点儿火星激射出去,长安城中数十个街坊被那火星一碰,顿时燃起了冲天大火。下方百姓呻吟哀嚎在火海中挣扎求存,可是天空中一魔一仙却都是死死的咬紧牙关,在那瞬息间朝对方劈出了数万刀,无数火星落下,半个长安都被大火覆盖。十七道金光冲天而起,那十七位下界的仙人手持各色兵器同时踏云迎了上来,后面十六位魔女嘻嘻笑着,娇柔无限的着身躯朝他们迎了上去。

    仙术、魔法放出各色强光,在那长安城上空迸射出无数道强光,一道道罡风自虚空中轰然落下,砸得长安城街市上砖瓦飞散,小半截城墙轰的一声整个被平平的砸在了地下。乾达婆眼看十六魔女和十七位仙人暂时性的打了个平手,顿时尖叫一声:“孩儿们,冲上去,是仙人又怎么了吾等须不怕了他们”乾达婆道强行用丹药提升实力的两名天仙、数十位地仙水准的魔修团身朝那些仙人扑上,后方数千名乾达婆道的魔修一个个脱光了衣服,在空中扭捏作态的将各种恶毒的魔法纷纷施展出来。

    数万道恶毒的诅咒几乎是同时命中了这些仙人。魔修们的诅咒威力有限,对于这些仙人而言,只是勉强耗费他们一点儿护身的宝光而已。奈何这等诅咒的数量太多,就好像有一群苍蝇围着自己的头颅拼命盘旋一般,嗡嗡嗡嗡的扰得人心烦。几个仙人被那魔咒骚扰得三尸神暴跳,正要屈指发出一道清雷将那些魔修尽数化为灰烬,对面那些魔女已经欢笑一声,趁着他们分身的关头,几道粉红色的符咒突然轰碎了他们的护身宝光,轰进了他们的身体。

    几名刚刚还肌肉绷紧的仙人突然面色一缓,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几个仙人同时怒斥一声,通体清光闪烁将那渗入身体的魔咒驱散,却也同时口喷鲜血,元神也已经不大不小的受了点损伤。十六魔女同时娇笑一声,她们身上同时出现了华美的宫裙、环佩等物,手上分持绣球、彩带、铃铛、羽剑等精巧华丽的器物,更有琵琶、筝、琴等乐器,每一件都是毫光隐隐,每一件上面都有彩光飘出,端的是富丽旖旎,天生就有一股风流魅惑的味道。

    十六魔女远远的避开了那些仙人,一个个在空中载歌载舞,手上各色器物舞动中发出了靡靡之音,散发出一道道瑰丽的波纹。长安城内无数居民百姓一时间如痴如狂,纷纷狂热的手舞足蹈乃至交媾合欢,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满城黎民尽皆晕倒在地,自李亨以下那些官兵、大臣们饶是有道修们以各种法术保护,却也被震得如痴如狂,纷纷软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仙人们面色一变,面对这无边的彩光乐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三名仙人站成三才阵形在前方以三道射出道道寒光的玉符拦住了那一涌来的毫光,其他的仙人则是纷纷咬破了舌头,趁着同伴争取的这一段时间,祭起了他们自天庭带下来的随身法宝。十四道光焰烛天的宝光从那些仙人体内喷出,道道彩光将那长安城上空数百里的虚空捣成了一片儿糨糊般粉碎,数万名昏迷在大街小巷中的百姓被虚空中传来的无形巨力一抽一卷,已经被吸入那粉碎的空间中化为乌有。

    魔女们惊咦一声,领了乾达婆等魔修飘然后退,后退途中,她们也纷纷祭起各色光芒,和那十四道宝光对轰了一记。长安城外大小河流同时干涸,一股无形的振荡以长安城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激烈的扩散开去,中原百姓只觉得脚下微微的一软,那中原的地脉已经被这些法宝对撞产生的振荡轰得支离破碎。四方海洋同时掀起了巨浪,无数岸边的黎民百姓被卷入巨浪毙命,更有无数的名山大川地震连连,也不知道崩坏了多少著名的景致,毁掉了多少洞天福地。

    仙人、魔女同时喷血倒退,那厢里玄化真君却被百蠹魔一刀狠狠的劈在了肩上,差点将他的半个肩膀都划拉了下来。玄化真君一声厉喝,左手浑天伞喷出道道毫光,强行将百蠹魔吸进伞内。玄化真君狠狠的合上了大伞,精血一口接一口不断的喷上了伞面,他面目狰狞的笑道:“死罢百蠹魔,今日,我就为我师尊报仇”

    浑天伞剧烈的震动着,地水火风各色奇光在伞轴外疯狂的转动,伞内已经演化了空间,化为一片鸿蒙天地,无数道混沌能量轰向了神容自若的百蠹魔,就要将他生生炼化成乌有。百蠹魔微微一笑,长声道:“玄化小娃娃,这浑天伞也是先天之物,奈何你修为有限,哪里能发挥他的全部灵效”他手上突然握住了一面三丈六尺高通体漆黑分成十三层的大幢,幢上无数细小的法器一阵摩擦震动,那大幢骨碌碌的喷出了浓密的血光黑气,瞬间将那伞内开辟的鸿蒙空间塞了个结结实实。

    毕竟百蠹魔的魔功比玄化真君高明了不少,这黑色大幢一出,浑天伞突然一阵颤动,已经被那血光黑气中潜伏的几名无形无质的阴魔掌控了伞内大阵的几个要害阵眼,大阵突然逆向运转开来。紧紧握住浑天伞正在一口接着一口喷吐着精血的玄化真君啊呀叫了一声,随手就将那丈八长的大伞丢了出去。一声巨响,天地中一片雪亮,好似数十颗太阳同时降临人间,那浑天伞凌空炸成了粉碎,无数碎片、宝珠好似流星一样坠下去,坠向了长安城方圆百多里的地域内。

    这浑天伞通体都以最为难得的天材地宝炼制,上面的无数宝珠都有极其神妙的作用。如今大伞迸裂,一块块闪动着奇光异彩的精金美玉等物呼啦啦的砸得长安城中房屋倒塌,不知多少人被打得头破血流。那些破碎的宝珠更好似雨点一样急速射下,嗤嗤有声的将地面打得筛子一样,深深的没入了地面。

    一清、青峰、白元三个老道领了门下道修同时升上天空,嘴里一连串的叫道:“诸位祖师爷爷,万万不能在长安动手啦下方百姓死伤太重”

    玄化真君眉头一皱,沉声道:“百蠹魔,有胆量随我过来”说完,他领了十七位仙人以及数千道修往那西北人烟稀少之处调头飞去。

    百蠹魔咯咯笑了几声,看了眼下方在火海中挣扎的长安百姓,阴沉的笑道:“你浑天伞被我攻破,你还有什么计较的能耐也罢,这些蝼蚁,日后还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总不能杀光了。众位姐妹,随他去又如何”一干天魔领了乾达婆等魔修,纵起滚滚黑云紧追了上去。绝炛也正好将蓬莱三仙宗、一气仙宗乃至海上诸岛的道修屠戮一空,裹了浑身煞气驾云而来,一干魔头汇聚一路,嘻嘻哈哈的扬长而去。

    洛阳城。

    安庆绪又一次率领了亲兵护卫弃城而逃。郭子仪、李宗弼率领的大军涌入城内,江鱼、郭子仪身上天官印放出的道道光芒让他们麾下士兵拥有了远超叛军的战斗力,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又失去了魔修们的帮助,叛军士兵一溃千里,大街小巷中到处是丢盔弃甲拎着金银细软随处狂奔的叛军。而回鹘大军突然杀来,更是在战场天平上摆下了最后一颗砝码,大燕叛军进行了小半个时辰的抵抗,让安庆绪等人勉强从洛阳城逃脱后,叛军只能无奈的放下武器,数万叛军集体向唐军、回鹘军投降。

    让江鱼头皮发麻的事情发生了。

    回鹘军习惯性的在洛阳城内烧杀抢掠,无数民女被他们就地奸淫。回鹘王子绿色#小说&网然道:“江宗主,你不要握拳头,你不敢杀我。你若是动了我一根头发,你望月宗、秉天盟就得灭门,你信不信”

    江鱼正要说话,天空里嚯啦一声巨响,东方天空一道金色裂缝敞开,数百道寒光自那裂缝中仓皇的窜了出来。西方天际一道黑色裂痕敞开,同样是数百道黑光急急射出。这两条裂缝在虚空中持续了大概一顿饭时间,从里面喷出了巨量的金光仙气和黑气魔雾后,才在一片极其暗淡的银光强行封堵下缓缓闭合。青阳公子得意了,他兴高采烈的指着东方那一条金色裂缝大声叫道:“江鱼,你看罢,天界又有数百位仙人前辈下降,你一个人能斗得过这么多仙人么”

    李隆基面色微微一变,有点有气无力的说道:“罢了,咱们什么事情也不管啦,将军,摆驾兴庆宫罢。”

    李隆基最后幽深的看了面色呆滞的李亨一眼,摇摇头,在江鱼他们的簇拥下缓缓行进城去。李亨呆呆的站在原地抬头看了东边天空好一阵子,良久才叹息道:“青阳仙长,诸位许诺朕的事情,可都能做到么”

    玄八龟正站在他们后面,个子娇小的他并不受人注意,只听得青阳公子轻轻一笑,淡然道:“诸位仙人的话,还能出错不成日后我天庭回归人间,定然助皇上你一统八荒,成为人间唯一的君主。人皇治地,天庭的诸位理天,井水不犯河水,这是多好的事情”

    玄八龟的面色阴沉了一下,扑腾着两条小短腿找江鱼去了。他抬头看着数十道流星一般的遁光堂而皇之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朝长安城径直飞了下来,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他们还真以为,这天下,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不成”他脚下如风,飞快的追上了江鱼,手拉着江鱼战袍的下摆,低沉的说道:“江鱼,我知道你已经觉察到了你体内的那股力量。那是天下亿万众生的一缕信念汇聚的神力,拥有不可思议的能量。奈何这股力量转瞬消散,谁也不知道他能在你体内存留多久,你若是肯。。。”

    江鱼面色一暗,他低沉的说道:“战火不息,这股力量就不可能从我体内遁走。”江鱼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如今那股灵识的聚合体和他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只要天下万生不灭,他就随时可以从那亿万生灵的信念中得到扭转天地乾坤的力量。他却也没有明白的告诉玄八龟,只是含糊其词的说道:“你想要我做的事情,让我再衡量几天罢。”

    玄八龟急了,他跳着脚低声骂道:“还衡量什么呢一场仗打了这么久,原本这天地规则也不会崩溃至此,毕竟战火中死伤的人也不多。奈何那群该死的小仙、小魔打了六年,反而是引得天怒人怨,这才让那封印益发的崩解,这次才蹦下来这么多的仙人、魔头。若是你再不动手,怕是你就没有动手的机会啦你,你,你还犹豫什么呢”

    江鱼不吭声,他随手朝玄八龟指了一指,一道银光封住了玄八龟的嘴,憋得玄八龟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却哪里还能说出一个字来就算玄八龟想要以神识向江鱼传音,却也骇然发现,他的元神都被封在了识海中,哪里能透出一丝半毫玄八龟僵硬的呆在了原地,天元封印,这就是能扭转乾坤掌定一切的天元封印么亲身体验了一回,玄八龟才知道其中的恐怖。那银光中透出的,分明是天下苍生死于战火战乱中所发出的疯狂咆哮啊,那等疯狂的力量却凝结成了这么一抹淡淡的银光,让玄八龟如何不心惊

    是夜,江鱼孤身一人潜入了皇宫,静静的站在了李亨的寝宫外面。白日里那数百天仙天魔趁着天地大乱的关头下界,只是几个时辰的功夫,想必两方又爆发了一次巨大的冲突,江鱼感应中,又有不知道倒霉的百姓被卷入了那道法魔咒互碰的死境被化为齑粉。一丝丝神识都不可见的细小能量流涌入江鱼的身体,裹着他的身躯好似一抹虚影悬浮在那寝宫窗外,四周有数十名天仙的神识四处扫荡,却哪里能发现他的踪迹

    殿内,李辅国阴沉的声音正在那里阴狠的说道:“皇上,明日还请将那高力士驱逐出京,有他在京中,太上皇可就能联络上不少老臣子哩。加之有江鱼、郭子仪一干人等附从太上皇,嘿嘿,万一生变的话。”

    青阳公子轻巧的说道:“此事不用急,皇上的位置是安安稳稳的。江鱼、郭子仪,这几日里他们都要死,还请皇上夺了他们的军权就是。只是,那江鱼的实力实在是高深莫测,还请诸位前辈多多小心一二。”

    一个很枯涩没有丝毫热量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那江鱼昔日以自身神通护送两位女子残存的魂魄进入六道轮回。吾等在天庭已经请一位古神出手,计算出了那两女子如今的魂魄所在。等得我等拘了那两条魂魄威慑江鱼,逼他和那一干魔头拼个你死我活,不管他生死如何,这事情也就成了。。。江鱼的修为,实在是。。。”

    青阳公子淫亵的笑了几声:“太上祖师说得极是,只是那两名女子的魂魄,等得对付完了江鱼,还请交与徒孙手中才好。”

    几名仙人同时应声而笑,一名仙人悠然道:“此番我等一定要将那干魔头击溃,只要天庭重归人间,我等就能掌控六界基础。再加上人皇相助,安抚天下芸芸众生,我等再无后顾之忧。”

    殿内一番人纵声长笑,开始商讨如何才能逼迫江鱼他们和魔界魔头们打得益发的精彩,益发的轰轰烈烈。

    而李亨的最后一句话,则是打消了江鱼的最后一点儿念头。

    “诸位仙长,与其让江鱼和那魔头拼得两败俱伤,不如让江鱼乖乖的做诸位麾下的一条狗,岂不是妙么”李亨阴阴的笑了几声,咳嗽着说道:“据说,他的修为如今已经超越了天仙的水准以他望月宗的弓箭之道,就算是那群修炼肉身的魔头,也经不住他一箭之威罢如此有用的棋子,怎能只用一次呢”

    李亨喘息着说到:“等下朕就下旨,着那郭子仪、刑天倻等人进宫见驾。诸位仙长擒拿住了他们,就。。。”

    江鱼没有再听下去了,化为一道银风,他飘然出了皇城,悬浮在了长安城正上方万丈高空处。

    玄八龟架起一道水云直追了上来,嘴上蒙着一道银纱的他手舞足蹈的指着江鱼蹦跳,急得他汗水直淌。

    江鱼只是微微一笑,朝玄八龟轻轻的摇摇头,低声道:“老龟啊,抱歉。我对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已经感到害怕了。也许,没有他们在里面参合,如今的长安,依然是盛世繁华罢你看看这二十几年来,天下乱,是因为那些神仙的争斗;而那二十几年前,没有他们争斗的时候,这个天下又是什么样子呢”

    “人间,还需要神、仙、妖、魔么”

    一缕缕极细的银光自江鱼体内慢慢渗出,朝四周飘散开去,那银光掠过了天空,掠过了大地,掠过了海洋。

    天地间一切的灵脉突然冻结,只有极少极少的一点儿灵气勉强渗透出来。虚空中封印了六界的银色封印突然增强了何止十万倍,六界中无数盖世强者同时发出了悲吟。

    人间所有超过了金丹期修为的修士,不管是道修、魔修、妖修、佛修,同时被一股银色的微风卷起,不甚有力的,却是不容抗衡的将他们卷入了还在恢复过程中的昆仑山。一蓬银光自那昆仑山顶直撒下来,就此昆仑山也和那六界一样被那银色封印冻结,和人间失去了联系。那些强行下界的诸界强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一蓬银色的封印,傻傻的面面相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玄八龟有气无力的看着江鱼如此施为,他翻了个白眼,仰天就栽下了云头。

    江鱼微笑着赶上了玄八龟,一手拎着他的长脖子,沉声笑道:“罢了,事情真正的了结了。老龟,随我望月一门去海外罢。学我那无凡师尊,去海外找一方沃土逍遥快活去。这个人间,不需要我们这样太强的修士。人间,只要有人,那就足够了。”

    他笑着朝长安城中轻声呼唤了一声:“可有人随我来么”

    刑天倻、龙赤火、白猛等人放声大笑,拊掌跺脚的架起云头跟了上去。望月宗数万箭手同时飞身而起,追着江鱼朝那东方汪洋大海中飞去。

    只有郭子仪站在长安车的城头上,眺望着江鱼他们远去的背影,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师兄,你们逍遥快活,可是,这人间,总要有人留下呀这大唐的江山。。。我是大唐的臣子”

    ――――――――――――风波无数,全文终结,烟男同学的狩魔手记正在火热更新,大家一起关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