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重生之军营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721 大结局

    我爱小说网    两个月后,不管是邹泽的伤,还是计欣安的身体都已经养好,伤好的邹泽要做的第一件事,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了。我爱小说网全文字无弹窗小说网

    蓝剑大队除了战备值班员,所有人都开始忙了,不过这次却并不是因为什么任务,却是为了一件全队的喜事,正是邹泽与计欣安的婚礼,邹泽终于没能等到他的伤完全好便已经等不急了,才刚刚可以下地走动,便迫不及待宣布要举行婚礼。

    虽然婚礼是两个人的事,可军婚本来就不易,两人又与众不同,都是蓝剑的人,大家几乎都是看着他们一路走过来的,看到他们终成眷属,这让他们怎么能不兴奋,于是一激动,将他们的婚礼全包办,没他们什么事了。

    计欣安自是乐得轻松,每天除了哄孩子就只剩下照顾邹泽了,可心里却总觉得一直有件事没有完成似的。

    邹泽是最了解她的人,可以说甚至比她自己还要了解,看到她不时的露出愁容,便什么也不说的消失了,而他这一离开不要紧,却让包括计欣安在内的一群人急坏了。

    到处的找也没见人影,如果不是知道他不可能逃婚又对他的实力有信心的情况下,也许都报警了。

    几个小时后,邹泽终于笑容满面的再度出现在计欣安的面前,看着完好无损的邹泽,计欣安气得真想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可想到他的伤还是忍住了,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看着他,“你自己身上还带着伤呢,就乱跑,你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是,好老婆是我的错,我应该告诉你们一声的,不过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出去一会你们也不用这么紧张吧”邹泽见她这么担心自己,反而笑了出来,心中暖暖的,也许是觉得有人这样关心着自己的感觉真好。

    “你还笑呢都急死我了,你当你身上的伤真好了啊,真被人打上一拳,伤处就得裂开。”计欣安白了他一眼,可一想,他现在也没什么任务,哪里可能被人打也是自己一急便乱了方寸,想了下马上问道,“到底跑出去做什么了”

    邹泽笑了下,自身上拿出两张机票来,“我去买他们去了,我知道你一直想回去看一看,却因为担心我而没有成行,现在我的伤也好了结婚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学长的忌日又快到了,我们总要回去看看。”

    计欣安听了不禁一怔回过神后心中不禁一阵感动,这才明白这些日子自己的想法都已经被他看了过去。

    “再说我也是有私心的,我们回去就一定能看到队长他们,到时顺便通知他们,我们也能多拿几个红包不是。”邹泽见她感动的模样不禁一笑,逗起她来,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想看到计欣安流泪。

    计欣安果然一下笑了出来,“你去买机票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还真以为你突然反悔要逃婚了呢。”

    “怎么可能,谁逃我也不可能逃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我脑子坏了才会逃婚。”邹泽听了险些没跳起来,却看到计欣安戏虐的目光,便知被骗,就只剩无奈了。

    之前的任务结束后,计欣安也算是为了死去的学长报了仇自己与邹泽虽然都受了伤,可一家人现在都安全,也算是一个好结果,然而在一枪杀死蒋瑞斌后,她便想到了那个因为蒋瑞斌险些毁了一生的队长。

    她想去告诉她,任鹏的仇已经报了,她该有新的生活了,如果能看到她幸福,计欣安也会觉得开心的,但之前一直担心邹泽的伤,还有两个孩子,不过现在既然邹泽已经替她下了决定,那么便去一躺吧。

    可邹泽这一决定却苦了准备婚礼的众人,虽然之前一直也用不上他们什么,可哪有没几天就结婚,新娘新郎却跑了的,不过当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的时候,也只能接受,心中也不禁一阵唏嘘。

    任鹏的忌日,每年都会有各部队和军校的人来看他,罗敏知道他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第一个去的,所以每年都会在所有人离开的时候再来,她不想太多人过来安慰她,而王兰自然是会陪着她,她不是外人,知道这个时候安慰是没用的。

    她是家人,只会一起陪着她痛,陪着她难过,可也陪着她坚强。

    可今年却是特别的一年,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先是迎来了李祥轩,之后竟又碰到了特意赶来的计欣安两人,不禁有些诧异的看向他们,“你们不是都在执行任务,怎么有时间来这里”

    “队长,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我们的任务结束了,现在是休假时期。”计欣安笑着看着她,心里想着她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如果现在告诉队长自己已经为人母是不是会吓着。

    罗敏听了她的话笑了下,“你们的部队那么严格,好不容易休息了不跟邹泽找地方好好玩一玩去,来这里做什么,在这里四年还没看够啊”

    “不够,永远也看不够。”计欣安马上摇头说道,“再说我们来也是要看看队长的,自从进了蓝剑后便再没有回来,队长我可都想你了。”

    “算你们有良心,我以为你们都把我给忘了呢。”虽然计欣安这话似开玩笑一样,可却知道她这是真心的,心里不禁有些暖暖的,转头正看到一旁的李祥轩,“那你们又是怎么碰上的”

    “这个啊,我想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李祥轩关心的看了眼他们两人,见他们的状态不错,也松了口气。

    “什么目的啊”罗敏怔了下,下意识的问道。

    “现在保密。”李祥轩很不客气的说道。

    结果当然是直接换了罗敏一个白眼了,一直没有插话的王兰开口便道,“我说李祥轩,你现在还真是胆子见长啊”

    “别,安安他们可都在呢,给我留点面子。”李祥轩见了马上求饶道,看得几人都笑了出来,就算是罗敏也露出了些许的笑容,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有朋友们陪着,那份伤感也许可以少一些,而李祥轩的目的不就是这个,这才又接着说道“我们还是先看任鹏去吧,有些事你知道了也会高兴,我想一起告诉你们。”

    说着看向计欣安他们,计欣安会意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们也想去看看学长。”

    罗敏两人没有意外,甚至在提起任鹏的时候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经历了这么多年,对于任鹏的思念和痛早已经放在心中了,不会表露在外了。

    一行人来到了烈士陵园,计欣安虽然一下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学长敬佩有佳,却一直没有来过此地,甚至连照片都没有见过,这次可以说是初次见面此时来探望的人都已经离开,只留下满地的花束,而墓碑上那张年轻上的笑脸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看到这些,计欣安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那句话,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这不正是任鹏的写照。

    看着那张照片,计欣安不禁一怔,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一旁的邹泽感觉到她不对,转头诧异的看了过来。

    知道瞒不过他,计欣安开口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照片上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没什么印象,你不是过目不忘,怎么想不起来了”邹泽摇了摇头。

    计欣安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一旁的李祥轩听了,开口说道,“是在学校的荣誉室见过吧那里有他的照片。”

    “也许吧。”计欣安不再去想,转头看向罗敏也沉默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慢慢的走来了一人,几人初时也没在意,可却发现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计欣安一眼看去,不禁有些诧异,这人她竟然见过,“华姐,怎么是你”

    “怎么你们也在这儿”来人也有些微怔,可随即一想,便明白了,“原来你们和任鹏认识,看来我们还真有缘分。”

    “邹华”罗敏看了她怔了,随即开口说道,“你也来看他”

    来人正是计欣安多年前去空降师去见邹泽的时候,所认识过的邹华,原来世界竟然这么小,原本不会有交集的人,竟然会都是相熟的。

    “我说怎么总觉得我在哪里见过学长,是华姐的那张照片。”计欣安这才恍然,也知道了当年她所说的那个人,正是任鹏。

    邹华笑了下,没有说什么,蹲下身将手中的花放到了墓前,却再次看向罗敏,“好多年没见了,过得还好吗”

    “还好,你呢”罗敏点了点头,两人的关系到是有些复杂,如果任鹏还活着,见面的时候也许会剑拔弩张,可现在反而有些同命相连的感觉了。

    “还是老样子呗。”苦笑了下转头看向计欣安两人,“他们是你的战友”

    “是我的学生,我现在在军校当教员,你们怎么会认识的”罗敏对于他们的熟识也有些好奇了。

    “你教了两个好学生,他们当年可是救过我的。”邹华解释着,对着两人露出了个笑容。

    李祥轩站了出来,开口说道,“真没想到今年会这么巧,不过我相信有件事也应该让你知道的。”

    此地只有罗敏和她还不知道李祥轩什么意思,不禁相视了眼,竟同时问道,“你想说的事是跟任鹏有关的”

    李祥轩点了点头,“你们都是最关心任鹏的人,也知道他当年是怎么死的,也许邹华不知道,可你一定知道害死他的人还逍遥法外。”

    罗敏也不是笨人,此时听了不禁脸上露出喜色,“你一定要到这里来说的就是这个”

    李祥轩点了点头,“任鹏的仇报了。”

    “真的”两人同时惊喜的说道,相互看了眼,眼圈不禁都红了。

    计欣安看着两人激动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酸酸的,不禁伸手拉住邹泽的手,紧紧的握到一起。

    李祥轩边肯定的点头边看向计欣安,“罗敏,他的仇不但报了,而且还是你的学生安安亲手替我们报的,蒋瑞斌是她打死的。”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后,两人不禁激动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邹华却上前一步,轻轻的拍了拍罗敏的肩膀,“我们应该高兴才是,如果任鹏知道了也一定很高兴的。”

    罗敏点了点头,看向计欣安,“安安,谢谢你们。”

    “队长,你别这么说,能帮学长报这个仇,我心里也很高兴。”计欣安马上开口说道。

    罗敏转头看向任鹏笑着点了点头,“这么多年,这个仇终于报了。”

    “罗敏,如今他的仇已经报了,我想就算是任鹏也一定希望你可以过上自己新的生活,我不是要你忘了他,他永远都活在我们的心里,可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李祥轩深吸了口气这才开口说道,“让我来照顾你吧。”

    罗敏听了他的话,不禁怔住了一旁的邹华却先反应过来,看着两人的模样笑了下,“罗敏,如果任鹏知道你过得幸福他也一定会很高兴的,他可以给你幸福。”

    听了她的话,罗敏不禁抬头看了看她,又转头看向满眼期待的李祥轩,这些年他的心意自己何尝不知道,却没想到他此时说了出来,还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可她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这些年也总是有感觉的。

    看着他,叹了口气不禁开口说道,“祥轩,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你知道我的心里一直有着他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说过我不在意,我只想给你幸福。”祥轩马上打断了她的话。

    罗敏迟疑了下,这才开口说道,“好,祥轩,我可以试试。”

    此时换住李祥轩惊喜了,也许如果不是这里地方不对,真的要大声笑起来了,可就算如此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

    一旁的邹华看着这场面,不禁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转头看了眼任鹏的墓地,“看也看过了,我也该走了。”

    “你¨”罗敏本想说些什么,可却没能说得出来。

    “罗敏,你一定要幸福,这样任鹏的在天之灵才能得到安慰,这也是我最大的心愿了。”邹华笑着说道,又看了看计欣安,“你们也是。”

    几人点了点头,便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计欣安没想到这次来会见证如此的一幕,心中不禁替他们高兴,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两人只做了短暂的停留,便离开了,毕竟他们还有自己的人生大事要办。

    回到了蓝剑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只等他们两个主角了,也许他们是有史以来最不敬业的新郎新娘,竟然让这么多人等着他们。

    而这一回来,到是见到了许多让她惊喜的人,婚礼的事她自己并没有通知太多的人,可大家却都得了消息,能来的全来了。

    不但看到了宋江良等地方多年没见的朋友,连部队之中很能请到假的老同学们也都来了,甚至还看到了喻瑶与唐三少一起前来,还有陆紫嫣和郑飞,没想到这两对竟然真的走到了一起。

    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心中不禁明白了他们之间有了怎样的进展,而一问之下却让她大吃一惊,原来两对都已经结了婚了,这还真让她吓得不轻,“你们怎么回事,结婚的事竟然不告诉我”

    谁知喻瑶与陆紫嫣不禁都红了脸,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两人的家中都不同意这段婚姻,两人与家里抗争未果,竟然私下里直接把婚给结了,谁也没有通知,待生米煮成了熟饭,家里慢慢才接受了他们。

    听着这比电视剧还狗血的真实故事,计欣安不禁有些回不过神来,“你们两个也太夸张了吧。”

    陆紫嫣笑了下,“谁让他们不同意,他是我选中的人,这辈子我除了他就不会嫁给别人了,所以就算是家人反对,我也不会错过这段姻缘的。”

    听了她的话喻瑶也点了点头,“是啊,难得有一个自己爱的人,自然要尽最大的努力,而且现在我很幸福,便证明当初所做的并没有错。”

    看着两人都露出幸福的笑容,计欣安也只能祝福他们,不禁开起了玩笑,“我当我也算是早婚了,可没想到竟然还是让你们走到了我们的前面。”

    “就是你跟邹泽可是自初中开始便眉来眼去的,可却这么多年后才有了结果。”喻瑶笑着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不远处与别人说着话的邹泽,“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还真是不容易,我是真心的希望你们两个能幸福。”

    “谢谢。”计欣安真心的笑着说道,几人相视不禁都露出了笑容,年少时的那些事此时想来已经成为了一个难忘的美好回忆了。

    正在几人聊天时,李祥轩走了过来,他自是带着罗敏而来,此时脸上满是幸福之情与喻瑶他们如出一辙,显然罗敏同意与他在一起后,心情很好。

    看到这些不禁笑着打趣道,“学长,你现在是我认识你以来笑容最多的时候,看来爱情真是让人幸福啊。”

    “好你个小丫头,竟然打趣起学长来了,看来胆子还真是大的可以啊。”李祥轩难得的竟然脸红了下边说着话掩饰,又拿出一样包装得精美的礼物,“安安这是小雪让我带给你的,她在外面执行任务,不能回来。”

    计欣安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边接过礼物边问道,“她还好吗”

    “很好,到了a局后工作一直很出色,她现在的样子你见了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李祥轩满脸的赞赏的说道。

    “那就好,我也就放心了。”计欣安松了口气,“让她注意安全。”

    “我会的。”李祥轩点了点头,想到当年的事也有些唏嘘。

    婚礼按时举行计欣安没有穿军装,婚纱是宋江良找了一个有名的设计师专门为她定做的,简洁大方,却不失特别,正适合计欣安,已经有一年没有修剪过的头发长过了肩更显出她的美丽气质

    当计欣安这付模样出现在邹泽的面前时,顿时让他愣在那里,突然觉得计欣安是这么的美,就算是脸上多了那道淡淡的子弹划过疤痕,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更增添了她的魅力,虽然也算是老夫老妻,可对于她的这种美还是没有抵抗力。

    见他的样子,计欣安有些羞涩,却与他对视,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在国外的那些日子,每每在午夜被恶梦吓醒的时候,想的最多的便是邹泽,想着他的温暖想着他的爱,甚至是年少时那他带着自己翩翩起舞的稚气的模样,是这些让她度过了那最艰难的时刻。

    这场婚礼不仅是邹泽期待,对于她来说,也是最幸福的事,她盼着这一天好久了。

    “你们两个就别含情脉脉的看对方,再看天可就要黑,今天的婚礼可就要改期,我的机票也要改期了。”喻瑶见两人的模样不禁暗笑,忍不住打趣起他们来。

    两人同时回过神来,不过却只是相视一笑,邹泽轻轻的伸出手拉着她的手,“你现在后悔还来得急。”

    “讨厌”计欣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打在他的身上,“那我可真的后悔了啊”

    邹泽却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孩儿他妈啊,你反悔到没什么,可得问问大淘二淘反悔不。”

    他一句话让一旁的几人也都跟着笑了出来。

    婚礼是在蓝剑的大礼堂中举行的,这是这个严肃的礼堂之中第一次为一对新人举行婚礼,蓝剑部队里除了战备值班的人几乎全部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不比平时开全队大会的时候人少。

    两人的婚礼没什么特别,一切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可这些平时除了训练便是出任务的军人们遇到这样的事,自然是比其他人还要能阄,于是在仪式进行过半后,便突然有人一声喊,“我说你们两个可是我们蓝剑第一对,我们可是你们的战友,给我们讲讲你们的恋爱史吧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也开始起哄,计欣安两人相视一笑,邹泽便很男人的站了出来,“说就说呗,就怕说出来让你们更嫉妒。”°

    发不出话音刚落便引得众人一阵哄笑,而邹泽到也不难为情,直接将两人这些年的感情讲了出来,虽然是几句话带过,可在场的人却无不感动了起来,尤其是与他们一起走过的人,都知道他们有多么的不容易。

    主持人见气氛有些沉重,马上问道,“也不能总是邹泽说嘛安安说说你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模样。”

    计欣安笑了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才十几岁,他傻傻的,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帅如果他还是那样我才不嫁呢。”

    在跟着大家一起笑的邹泽却突然开口了,“可我见你的第一次却觉得这女孩真漂亮,要是能娶回家去这辈子也值了啊,没想到这梦做着做着就梦想成真了。”

    计欣安脸红了红,却笑得更加的灿烂,两人的模样让下面的人更加的羡慕,尤其是单身汉们真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没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大家说说新郎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啊”一人坏笑着开口。

    大家马上会意,齐声说道,“对,亲一个、亲一个。”

    计欣安听了脸红了下,可邹泽却转了过来,轻轻的吻到她的唇上,下面的掌声和笑声响了起来,脸上的笑意都带着祝福邹泽浅尝辄止,却也让计欣安的脸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却在这时,蓝剑的大队长站了出来“好了,闹也闹过了,可不能过分,这可是我们蓝剑的两个宝贝疙瘩,不许再欺负了。

    看到大家哄笑着同意,这才又接着说道,“我身为他们的大队长,两人结婚我怎么能不送贺礼呢,所以我得在这里说句话。”

    “大队长送的礼可不能轻了,否则就算安安那里通过了我们都不干,大家说是不是啊”齐欢坐在他的一旁,这个时候大家都没大没小的,说出来到也不奇怪了。

    大队长却笑着自一旁拿出一个文件袋来,走上了台,“这份贺礼轻不轻他们喜欢不喜欢,就让他们自己判断吧。”

    计欣安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也知道他是不会害自己的,于是笑着将文件打开,可一看眼圈便红了,顿时说不出话来,看着大队长哽咽的说道,“大队长,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这是你该得的。”大队长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干。”

    计欣安点了点头,轻轻的擦干脸上的泪水。

    其他人被他们的话弄得有些蒙了,不禁静了下来,邹泽接过计欣安手中的文件,却笑了出来,轻轻搂住计欣安,“这回你便真的没有遗憾了。”

    “邹泽,大声读出来吧。”大队长看着两人开口说道。

    邹泽点了点头,拿着它大声的读了出来,“现认命计欣安为蓝剑大队信息中队中队长兼蓝剑大队信息工程教员。”

    所有人都怔住,可随即掌声响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计欣安是因任务而受的伤,面临着要离开蓝剑的命运,可现在这个任命书将她留了下来,虽然以后不能再上战场,却依旧能留在她所热爱的部队,大家明白,这一定是计欣安最喜欢的一份贺礼。

    婚礼之后,计欣安的任命正式下达,而上次的任务让她又获得了一个一等功,军衔也变为了上校,蓝剑大队之中最年轻的一个上校。

    这让邹泽一直吃味不已,他虽然也提为了副队长,可却还是中校,还好医生最后的确诊他的伤恢复的很好,并不影响他继续奋斗在一线,这让邹泽很是高兴,决定要待军衔高过计欣安的时候再脱离一线,按他的话说便是要重振夫纲。

    不过现在两人却还都不可能回到部队,不过在大队长给他们吃下这颗安心药后,两人都可以安心的养伤,好好的陪陪大淘二淘,因为他们知道,待可以归队之后,陪他们的时间便少了。

    邹泽这个尽责的奶爸更是几乎一大早起来便会换起一个来逗他们笑出声来,可今天却没有,自床上跳起来,便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待看到计欣安正穿着宽大的睡衣,头发随意的盘在脑后,脸上带着笑容正在做饭,这才松了口气。

    感觉到他的存在,计欣安边将他们的早餐倒入盘中,边转过来看向他,“怎么不再睡一会,这么早就起来了”

    邹泽却慢慢的走了过来,将计欣安紧紧的抱在怀中,“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恶梦。”

    计欣安笑着转过身来,看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轻轻的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下“怎么,我们的大特种兵,竟然被一个恶梦吓到了”

    邹泽勉强的笑了下,“我梦到了在学校之中第一次见到你那似乎又不是我们所经历过的,你依旧是那么美丽,我们却并没有成为朋友,我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总是欺负你,你也总是被我惹哭。

    后来虽然成了朋友可却也要毕业了,初中毕业后你却也没与我一起上高中反而离家学,我心中的那份喜欢却一直没能说出口,而那之后便再也没了交集。

    多年后我虽然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却与你渐行渐远,直到再也没有了联系,偶尔间听说你交了男朋友,我喝得大醉跑到音乐学院的楼顶撒酒疯,却也改变不了现实。

    再后来我也要娶别人为妻,我想反抗,可在梦中似乎一点也不受我的控制命运一点点的按照既定的轨迹前行,于是我就被吓醒了,还好那只是个梦,还好你还在我的身边。”

    计欣安听了他的话后,心中的震惊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如果是别人听到这些,也许只会听笑话听,可她却知道,这正是她的前世那十几年所发生的事,他竟然会梦到甚至还提到梦里的他也是喜欢自己。

    难道他们的缘分真的是从前世便已经开始了,老天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所以有了她的重生。

    “怎么了,你也吓到了”邹泽见她看着自己不说话,不禁开口问道。

    计欣安自回忆之中回过神来,“你都说了是梦了有什么好怕的。”

    “可你喜欢上了别人。”邹泽有些委屈的说道。

    计欣安这才想到前世的确是有那么个男朋友,还伤过她的心,可再努力去想,却连他的面目都已经想不清了,满脑子都是邹泽的脸,便摇了摇头,“没有别人,我的生命里就只有你,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

    邹泽听了笑了出来,“我一定陪在你的身边,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听了他的话,计欣安轻轻的笑了出来,主动的贴近他,吻上他的唇,难得计欣安如此的主动,邹泽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两人缠绵的吻到一起。

    吻罢唇分,计欣安依靠在邹泽的怀里,脸色微微的潮红,静静的享受着这样的时刻,“还好是你,真好。”

    邹泽听了却将她抱得更紧,脸上也露出庆幸的笑容,“还好那是梦,如果是真的,我都不知道之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而这时计欣安却突然想到什么抬起头来,“邹泽,你好像没有告诉我你梦中要娶的人是谁。”

    前世虽然知道邹泽要结婚,可却没来得急知道新娘是谁便挂了,此时想到却还有些吃醋的,不禁厥着嘴问道。

    “这个”邹泽一下尴尬起来,心想果然女人都是小心眼啊,明明都说了是做梦,竟然也吃醋。

    “快如实招来,你做梦都能梦到要娶的人是谁”计欣安故做刁蛮的说道,可脸上的笑意却是掩饰不住的。

    邹泽却在听了她的话后,紧张得让他平时的观察能力全无,根本没有看得出来,只能尴尬的说道,“不都说了是做梦了,什么阿猫阿狗的又有什么关系,咱不研究她了啊。”

    “你不说,那看来这个人应该是我认识的了。”计欣安似乎不打算放过他,见了便似在思考的样子,“让我猜猜,会是谁呢”

    邹泽听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原本可以说句慌,直接说自己没有记清便好,可在面对她的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谎话,还好这时孩子的哭声突然传来,邹泽差点跳起来去好好的亲亲他们,真是救了他啊,忙开口说道,“我去哄他们。”

    看着邹泽逃难似的跑了,计欣安不禁笑了出来,其实她已经猜到那个人是谁了,可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她过得很幸福,前世的那些,就当做是真的一个梦吧。

    耳边传来了邹泽熟练的哄孩子的声音,两个孩子的哭声也越来越小,计欣安不禁露也幸福的笑容,这样的生活让她如何不觉得幸福。

    这不是结束,只是安安一个新的开始。

    完本感言:可能有些长,但一定控制在一千字以内,不会让大家花钱。

    自去年四月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军营终于写完了,小群不是有长性的人,而且一直觉得自己挺失败的,自小到大不管是正是还是业余爱好甚至是玩游戏,都没有做长过,无不半途而废,如此的坚持一件事还是第一次。

    小群有自己的工作,写书不是全职,所以便只能利用业余时间,自写书起熬夜早起便成了家常便饭,周末的休息的时候我反而更加的忙碌,加班的时候回家晚了写得想哭可却不敢有半丝停顿手指非快的将那天的字赶出来,情人节的时候跟老公看完电影回来马上把他扔到一旁心里还惦记着今天没有更新,就是在新年的时候别人看春晚的时候,我要拿着本本被赶得到处换地方码字,说这些的确有些矫情了,毕竟哪个职业都有他的辛苦之处,可这却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为了一件事而坚持,为了它而努力。

    我一直在问自己是什么力量让我一个极没有自制力的人坚持了五百多天,从没想过放弃,是为了钱吗,当然我不否认,写这本书让我的收入多了些,可这本书是小众,喜欢的人不是很多,所以赚的钱还没有多到让我为了它而坚持。

    而当慢慢的坚持下来后,我明白了,是我真的喜欢它,喜欢将心中的故事在我的手下慢慢的变成文字给呈现给大家看,还有就是你们的支持,也许没有这么多的朋友一年多来的支持我不可能一直写到现在,或许早就太监了,所以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陪我走过了这对我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

    如今军营要结束了,也许对你们来说只不过是一本书的完结,可对我自己来说,他是生活送给我的一个特别的礼物,也是你们送给我的,再次谢谢大家。我爱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