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055.我打听到了一艘船,你们呢?

    【年第一更,大家一起开船啦!咕咕咕!】

    ……

    一股子臊味!

    徐寅原以为那臊味是来自于琅嬛野狐,可上了舞台之后,他才发现,原来那花蓉月的身上,也有一股子淡淡的臊味!

    虽是远远比不上老鸨,却也相当明显。

    莫非是只幼狐?

    可幼年狐妖如何能够变化成人?

    徐寅眼神一动,对那老鸨道:“君子博于,约之以礼,我也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胡云倩,你开这画舫勾栏做皮肉生意,是时代背景所致,我不会与你计较。但这花蓉月身上的一股子狐臊味是怎么回事?”

    那老鸨却似没有听他,而是聚起双目,凝神看他。

    数秒之后,老鸨骤然仰头,目中光闪烁,嘴角已是不屑勾起。

    只听她讥笑道:“灵犀剑宗徐寅?我原以为是什么人物能双杀毒虫·宋轶和不死老僧·法月,原来就是个剑骨不过铜级的娃子!吧,是你师门哪位长辈出的手?”

    所谓江湖传言,以讹传讹,多是传夸大,传诡异。

    稍微明一些的人,都不会信。

    那日从此客栈内出来的江湖人士,有不少途经三江镇,甚至至今还有几个在镇中养伤,他们与人吹嘘,多半会提到那日大放光的徐寅,反而对实则为最强武力的郑羊羽少有提及。

    毕竟以胜大,以弱胜强,永远是跌不破的爽点。

    人与人之间的吹嘘,就和写一样,终究是选择更吸引人的点来吹,而不会把一些理所当然的西挂在嘴里。

    就比如他们但凡谈到徐寅戏耍宋轶,就会着重描述“魔术”这个词汇。

    但又因他们人对“魔术”根一无所知,所以着着就歪了。

    逐渐把“魔术”和另一个构造相近的词结合在了一起。

    那个词,就叫做“仙术”!

    自古仙魔不两立。

    “魔术”传着传着就变成了位于“仙术”对立面的某种诡秘法术!

    而且这谣言配合“屠杀得道高僧”来食用,味道更佳哟!

    徐寅费尽苦心想要扭转自己的“人渣”设定,却是君子未立而中道崩殂,“魔头”之名已然甚嚣尘上!

    可那些过于玄乎的西,自诩明的琅嬛野狐胡云倩是肯定不会相信的啊!

    因而她在鉴定过徐寅的真实修为后,便坚定地认为那传言所述,是徐寅的师门长辈所做!

    面对这种几乎侮辱人格的质疑。

    徐寅却是笑而不答,只停止时间往【疾风骤雨剑】上贴了三张【请假条(年)】。

    6-3=3

    【请假条(年)】还剩三张!

    【疾风骤雨剑】从Lv一跃而至Lv!

    【疾风骤雨剑】与【灵犀剑法】同为剑修功法,而且其质上是有包容【灵犀剑法】的,自然也能用于锤炼剑骨!

    两年修炼,以徐寅此刻双十一的根骨和悟性,修炼【灵犀剑法】时打下的根基,再加上年请假条的高质量,竟让他的剑骨从铜骨一跃而至金骨!

    铁、铜、银、金、琉璃。

    金骨已算是剑修在术衍境中的第四重,再过一重便是琉璃骨!

    若周身剑骨如琉璃般通透纯净,能与剑气完美交融,剑修便可以开始凝聚剑丸,向结丹境跨出第一步!

    ……

    “铜骨?你且再看?”

    徐寅三指持扇,扇端一会功夫走遍了南西北,竟舞得像那穿花蝴蝶一般,忽而眼风一扫,扇子在空中悠悠拖过,轻悄悄地顿在掌心了。

    那竖立在掌心中的玉骨折扇,好似一柄窍短剑,有剑气盘旋缠绕如龙,一丝金光藏匿其中,任意游弋。

    琅嬛野狐猛一瞪眼,心中大惊:“怎的一跃成了金骨?”

    徐寅轻轻一笑,如和风吹过,温暖人心:“你也不?”

    那琅嬛野狐在短暂的惊讶后,却又是冷笑依旧:“不过是压制境界的功法,灵犀剑宗倒也有些门道。可即便是金骨又如何?老娘不大不也是一个结丹境,怕你作甚?”

    着她将长袖拢下,隐藏其中的右手屈指一弹,一缕细细的青光游出,悄无声息,紧贴舞台游弋,往徐寅脚底板钻去!

    “木行法术·毒龙钻?”

    徐寅却是未卜先知般抬起脚来,让那缕青光钻了个空,而后他合上掌,执起掌心折扇往下一戳,顿有一丝剑气激射,与那青光对撞消弭。

    “总整这些上不了台面的阴损招式,难怪成不了气候。堂堂一个结丹境的狐妖,竟是窝在一个镇里当个老鸨?”

    他轻声笑着,也不拔剑,就将折扇往天上一指,一缕金色剑气从扇端射出,如一条的金龙,转眼间便穿透了船舱,刺破了苍穹。

    那一缕藏在剑气中的纯剑意,与天地交感。

    呼风而唤雨!

    可惜,少了点电闪雷鸣的BG。

    由此,徐寅倒也是寻摸出了一丝【疾风骤雨剑】的进阶可能。

    郑羊羽的【疾风骤雨剑】只开发到了Lv3,想要继续突破便只能是徐寅自己来。

    他寻思着可以融入些五雷正法,弄个AOE版的神剑御雷真诀!

    到时候把剑一指,引九天神雷,显煌煌天威。

    再念上一句:“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可不,连口诀都有现成的了!

    这般想着,徐寅以扇代剑,右臂拉直,直指那老狐眉心。

    术衍境与结丹境之间,并无鸿沟,最终比的还是法术技能。

    “郑老儿的疾风骤雨剑?”

    琅嬛野狐脸色变化,眨眼睛往后退出两丈,眉心间终于有了些惧意。

    她嘶声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专程来为难我一个老鸨子?”

    尖叫中,她浑身法力流出,狐变之术出现纰漏,两只狐耳从发梢迸出,脸上出现了两抹长须,几乎拖地的长裙猛然蓬起,一根黄褐色的尾巴露出一角。

    其双手十指,也是逐渐化出利爪,十指指甲其黑如墨,显然有毒!

    徐寅左手捂头,作无语状:“所以我问你,那花蓉月身上的一股子狐臊味是怎么回事?”

    琅嬛野狐神色凶厉,知道此事定是不能善了,干脆狠声道:“能是怎么回事?老娘就是给她喂了点狐妖血。一点狐妖血,就能让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子变成这般千娇百媚的人儿,损失的也不过是一点阳寿而已。她们自己都心甘情愿,要得到你们这些自诩正派的家伙来多管闲事?”

    红颜易老,韶华易逝,浮华终是云烟。

    这老狐狸给一个普通人注入了狐妖血,十三四岁便长美,到十六岁已然是媚骨天成,可好景不长,这份并非天赐的美貌只能维持到二十出头,之后便会“年老色衰”,二十五六更是会“寿终正寝”!

    闻她所言,做这伤天害理之事,已非首次。

    该杀否?

    能杀即可!

    “我这一剑,上通天,下贯地,以天地为气,以暴雨为名,号疾风骤雨剑!”

    ……

    PS  :元旦快乐~\(≧▽≦)/~啦啦啦,求追读~求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