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四十六章:宁次自己的选择

    改变命运的机会?

    宁次低着头,听着这个问题,只觉得有些刺耳。

    “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他握紧着拳头,尽可能保持平缓的语气,“人,一生下来的命运是什么样子,那就是什么样子,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宿命。”

    面前几个长老都是脸色微变。

    如果在平时。

    他们会挺高兴听到这样的话,因为这代表着宁次接受了他分家的宿命。

    但是现在,可是在沈默面前。

    “宁次。”

    一个长老忍不住开口道,但是刚刚了两个字,他就骇然的发现自己再也无法任何话。

    不是被封住了声音。

    而是好像整个人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表情、动作、甚至是目光,部无法控制。

    不单单是他。

    其余的几位长老也是一样。

    惊恐、慌张、各种各样的情绪从内心涌出。

    表面上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还在面带着和蔼笑容。

    “命运无法改变,这句话,站在你们的身份来看,倒也没有错。”沈默竟然认可宁次的话一样,微微点头,“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

    纲手有些惊讶的看着沈默。

    这可不像沈默一直强调的改变命运的观念。

    宁次则依旧是低垂着视线。

    笼中鸟。

    这是他额头上咒印的名字,就仿佛这个名字一样,将他的命运,他父亲的命运,粗暴的关在了笼子里。

    无法反抗,更不用改变!

    日向宁次的内心带着憎恶,就是这些人,这些长老,还有日向日足,从他出生开始就决定了他的宿命。

    “笼中鸟,无法反抗将它关进去的存在,无论那是人类,还是命运。”沈默慢条斯理的道,然后,忽然来了一个转折,“但是如果是比那种存在更厉害的存在,那是不是可以打开笼子,让笼中鸟飞向天空,去追逐它自己的命运呢?”

    “”

    宁次微微抬起头。

    这个人,这句话。

    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大概从未想过这样的场景吧。”沈默脸上的笑容似乎扩大了几分。

    然后,一个长老突然从后面走了出来。

    噗通。

    直接跪倒在地上,跪倒在宁次的面前。

    “长老,您”日向日足都吓一跳。

    而宁次甚至能的向后面退了好几步。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花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睁的大大的。

    这可是长老啊,在族里面代表地位和权利。

    现在。

    竟然向一个分家的下忍下跪?

    这位长老的内心已经顾不得耻辱了,感受到的只有巨大的恐惧,他完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只能够“看着”自己老泪纵横的忏悔,“宁次啊,是我对不起你,当初是我提议让你父亲代替日足去死的,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沈默也没有冤枉他。

    当初的时候。

    的确是他提出的这个建议,只不过被日向日足否决后,却被日向日差自己同意了。

    而宁次,在面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痛哭,请求原谅的长老。

    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

    他的确是在脑海中很多次幻想过,要让这些逼死了父亲的人后悔,让他们痛苦悔恨。

    但,那种根就不切实际的幻想,怎么会真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是梦吗?

    不

    “是你!”宁次猛地看向沈默,浑身颤抖着,“可是你这怎么可能”

    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激动,还是畅快,还是恐慌,面前的一切似乎超出了他的想象。

    高高在上的长老。

    真的跪在他面前,为他父亲的死而痛哭流涕?

    “你所认为的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不是很简单的发生了吗?”沈默双手如鹰翼般展开,面带微笑,“因为我很强,非常强,强到能够轻易的打破你的牢笼,改变你的命运,现在,你还认为我给你的机会,是不可能的吗?”

    “咕噜。”

    宁次的喉咙上下滚动。

    他看向了沉默的族长,看向另外两位甚至笑容和蔼的长老,最后,看向了面前淡淡笑着的沈默。

    他最终不得不承认。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面前这个陌生男子,或许真的有这个能力,带他挣脱这个牢笼,给他真正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所以,回答我!”沈默扬高了些声音,“你,想要飞翔吗?”

    想要飞翔吗?

    这个问题,这个选择,从日向宁次出生以来,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耳畔。

    “我想要飞!”宁次终于喊出了这句话,好像用了身的力气,他红着眼睛,看着沈默,那张稚嫩英俊的脸上已经是狰狞的表情,“我想要挣脱掉这个笼中鸟的命运!”

    喊出了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但他已经不顾了。

    虽然口中着命运无法改变,但那不过是悲观情绪的体现。

    真的看见了希望。

    他近乎是能的,想要抓住,摆脱掉那和父亲一样的宿命!

    “宁次哥哥。”雏田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像这样的宁次。

    她不由有些害怕。

    虽然宁次一向不喜欢她,但是现在,这表情甚至是仇恨。

    “看来,你已经有了改变命运的渴望。”沈默他放下了手,好像十分满意,“接下来,就是另一个问题,你想要飞到哪里去?”

    “”

    宁次的目光,有些呆。

    配上他上一秒那狰狞的表情,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飞到哪里去?

    他都从未想过自己能飞,又怎么会想要飞到哪里去?

    “哈哈哈。”沈默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几声,摇头道,“单单只想着改变命运,可不够,你还需要确定自己要追逐着什么样的命运,是像老鹰一样冲破天空,还是像家鸡一样依旧在地上爬行,选择不同,结果也不同。”

    沈默真正期待的,还是宁次现在的决定。

    是离开家族,甚至离开木叶,追逐自由?

    还是像原著一样,留在家族,守护宗家?

    不同的选择。

    沈默为他准备的系列也不同。

    反正,对于沈默而言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之所以将选择权交给宁次自己,一面,是出自好奇,另一面,也是因为宁次原的救赎,早就从他卖给鸣人罐子那一刻,就被改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