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深夜的不速之客们

    章华回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她停好车,疲惫地走进餐厅,在沙发上坐下。谭晓枫辞职事件引发了她和她妈妈之间的一场大战,章华劝了一晚上,也没能阻止谭阿姨摔坏了三四个花瓶和一叠碗筷。最后还是两个孩子放学回来,她才收敛了一番。但是还是没止住一顿牢骚,然后突然血压巨增,章华帮忙叫了120,送她住了院,病情稳定了,才驱车回来。

    洗了澡,章华擦着湿漉漉地头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又想到了尹以哲。他们度过了很愉快的一夜,然后他就消失了。章华突然觉得自己可笑,从齐放身上尝到了失败的教训,女人太容易付出感情,所以终究是弱者,在男人面前,再看似深厚的情感都是不堪一击的,到头来他们只会选择保全自己。于是章华放纵了起来,倔强的她认为男人可以视感情为儿戏,女人也可以。她约会不同的男人,然后舍弃,她从这些关系中获得了短暂的快乐。可是遇到尹以哲,她又像遇到齐放那样,感觉内心起了涟漪,可是他就这样不见了。章华骂自己重蹈覆辙,轻视自己不知悔改,想到这里,她使劲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甚至抓掉了几根,也许只有弄痛自己,才觉得自己已经清醒了。男人,都是发育尚未完全的动物,他们的感官里,不会有永远二字。章华,你清醒吧。她对自己说。

    刚要入睡,听见敲门声。章华披了件衣服出去开门。竟然是齐放。

    齐放显然是喝醉了酒,已经半夜两点钟了,他脸颊因为酒精的作用变得绯红。他使劲拍打着玻璃门,章华站在门对面,却并不开门,她就这样望着他,这个曾经她以为即使是躲躲藏藏,也会和他一直老下去的男人,她为他牺牲了那么多,可他却因为一些世俗之事,背离了他们的感情。现在他又后悔了吗?半夜喝醉了酒,来忏悔了吗?

    “章华,开门!让我进去!”齐放大喊着。

    此刻章华心意已决,是不可能再和他有丝毫粘连的了,女人决绝起来就是这个样子,从不会拖泥带水。“你回去吧,齐放。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章华说。

    齐放却并不死心,酒精的作用,让他更加大胆地敲打着玻璃门,大声喊叫着,“让我进去,章华,让我进去!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你!”然后他竟然哭了,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他大声地哭,然后抱住自己的头,靠着门缓缓坐下,用声音抽搐着,“章华,我不能没有你,章华,章华”

    章华却无动于衷,她知道如果今天原谅了他,过些时日,也许他们之间还会有同样的问题。齐放嘴上说厌恶李婷婷,可是又难以割舍夫妻间很多利益上的关系。齐放是个自私的人,他是想把这些利益,李婷婷,和章华,三者兼得。她原本以为自私的男人,对待自己的女人会有所不同。可是,天知道,本性难移这句话,是怎么也不容置疑的。

    章华打算做的再决绝一点,不然齐放是不会走的,她大声说了一句,“齐放,你听着,我和你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我已经不爱你了!你喝醉了,如果再不走,我给李婷婷打电话,让她来接你。”说完,章华转身回房了。

    过了一会儿,章华有出来看了一眼,齐放已经不见了踪影。章华苦笑,男人啊,即使醉得不省人事,他脑海里的某根思维还是警觉的。章华打电话给李婷婷,那不意味着又一场战争么?

    刚要第二次入睡,又有人敲门。今天是什么日子?章华想,因为她熬了夜,就要让她一宿不得安宁吗?

    章华起身来到门前,是谭晓枫。她把门打开,然后边打着哈欠边说,“怎么了?大半夜的离家出走了?”

    “章华,你得帮帮我。”说完,谭晓枫趴在章华肩上哭了起来。

    “怎么了晓枫?怎么回事?快跟我说。”章华拍着谭晓枫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谭晓枫止住了哭泣,委屈地说道,“章华,我妈得住院,我身上钱不够!”

    章华笑笑,“哎,不就是钱吗?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大事。你需要多少,我先给你。”

    “谢谢章华!”谭晓枫破涕为笑,“你太好了。我倒是有个存款,但是年底才到期,到期了我就还给你。”

    “跟我还客气。放心吧,就算你还不了,还可以在我这打工卖身呢,你不是以后要在我这儿当会计么。”

    “嗯嗯,放心吧章华,我一定尽快还给你。我给你写个借条。”

    “写什么借条,又不是外人。别来这一套。”章华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卡递给谭晓枫,“这里是十万,你先拿着用。”

    谭晓枫接过银行卡,“谢谢亲爱的,女老板就是不一样,随手就是十万。”

    章华笑笑,“行了行了晓枫,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别说这风凉话笑我了,快去给阿姨办住院吧。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不用,你快去休息吧。刚才送我妈去医院已经够辛苦的了。今天你先休息,我去医院盯着,万一需要你去守夜我还得麻烦你呢。”

    章华点头,“没问题,咱们两个轮流来。”

    “嗯,那我先走了。”谭晓枫刚要走,章华叫住她,“晓枫,和阿姨好好商量你的事,不要让她再生气了,老赵这样的老公可以换,老妈可是最疼你的,谁也换不走。”

    “放心吧章华,我会跟她解释清楚的。你快去休息吧。”

    目送着谭晓枫离开,章华终于可以回到床上睡觉了。她关掉手机,这下应该不会有别人了吧,她可以好好睡觉了。可是谁知道,没睡多久,她又被敲门声吵醒了,她很情愿地起身,披上外衣,走到门前。

    看到站在玻璃门那面的男人,章华有点恍惚,是在做梦吗?那个男人,竟然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