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一十七章 好久不见 半盏时光

    章华想起了苏荨,并没有和她们一起在孙亦洲家。她干净打电话问她。电话那头居然是蒋青接起了电话,说苏荨还没醒来。知道苏荨和蒋青在一起,章华也就放心了。、

    章华自己吃完了早饭,想着贾真真现在也改变了,以前的玩世不恭,不婚主义者小女子,仿佛和她们三个生活在不一样的世界,昨晚那种情况竟然能保持清醒,还把她们三个安排好住所,早上还准备了早饭,真的是用心了。贾真真的生活走入正轨,而她们三个却慢慢地偏离轨道,尤其是章华和谭晓枫,不知道她们的生活会驶向何处。大多数是取决于什么时候遇到诱惑。

    章华走到床前,把谭晓枫弄醒。谭晓枫伸着懒腰,“章华,你怎么不再睡会儿。”

    “睡不着了。再说你第一次喝血腥玛丽,肯定不适应。睡一上午也是有情可原的。”章华淡淡地说,坐在沙发上化着妆。

    谭晓枫正要起床去洗漱。章华把她拦下,“等等,晓枫。你昨天说你早就辞职了,是怎么回事?”

    “哦,”谭晓枫支支吾吾,“就是不想干了。”

    “不想干了,你不是很爱你的学生吗?成绩和荣誉都不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之间还要隐瞒吗?”

    章华步步紧逼,谭晓枫不得不坦白了,“其实,其实是很久前我和林冉一起,那次我答应了做他一天女朋友。我们一起去了郊区,谁知道,老赵的情妇找人偷拍了我们的照片,还拿去学校和我对峙,让我放弃老赵,和他和平离婚。我们在楼道里谈话,不巧被学校里最八婆的女老师听见了。后来传遍了学校,家丑曝光了。我不想再那里继续呆下去了。”

    谭晓枫叹着气,“所以就辞职了。前两周的事。”

    章华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了,她之所以毕业后不去学校发展,正是因为自己的妈妈,曾经也是教师。自己小时候经常听妈妈说起,学校里的女老师之间,关系复杂,经常因为一些小事流言四起。是呢,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学校的环境,女人居多呢。

    “老赵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我问他了。”

    “他变脸变得够快的啊。以前觉得他挺老实,现在怎么这幅德行了。”

    “他们俩密谋,想分走房子财产的一半。所以到处找我的过失。”

    “在钱面前都没人性了,我帮你找律师吧,他犯错在先,一分钱都不能给他。”

    谭晓枫点点头,“其实昨晚,在酒吧,左游又发信息约我来着。”

    “啊?他又约你?看来他对你也有意思。你不是单相思。”

    “我拒绝了,说最近很忙出不去。我也想到了和老赵打官司离婚,所以最近还是不要见他为好。”

    “行啊你晓枫,想得挺周到的。你说的对。我马上帮你联系我认识的律师,既然你俩都这样了,该离就离,别拖着了。至于孩子们,实在不行就先瞒着吧。”

    谭晓枫点头,“嗯,我的事你帮我告诉苏荨她们吧。不用瞒着她们两个。”

    章华点头。

    多事之秋,章华想,如果她们三个像大部分三十五岁的女人一样,每天去市场买菜,回家相夫教子,会不会生活过得更安稳呢?

    苏荨睁开眼,窗缝透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揉了下眼睛,看到散落芭蕉叶的窗帘有些熟悉,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不是她专门从798淘回来的旧式梳妆台么。原来她在半盏时光。她是怎么来的呢,只记得昨晚三个人一起飙着喝了几杯血腥玛丽,其他就都不记得了。

    这个时候蒋青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是刚刚洗过澡。

    “蒋青,你怎么在这儿?还有我,我怎么在这儿?”

    蒋青坐到苏荨床边,“你昨天喝醉了,一直喊着两件事,一个名字,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半盏时光,”蒋青俯过头,在苏荨耳边倾吐着气息,“名字就是我,蒋青。”

    苏荨有些不好意思,咳了几下,然后吞吞吐吐地说,“是,是吗。我,我好久没来半盏时光了。”

    “是啊,喝醉的时候想起的,都是最想念或渴望的。”蒋青故意逗弄苏荨,“你别骗自己了。”

    被戳穿心事,苏荨不知如何是好,她快速躺下,用被子蒙住头,“蒋青,我,我还有点头疼,再睡会儿。”

    蒋青却不依不饶,从背后抱住苏荨,把脸扎进苏荨的后脑勺,闻着她的头发,“苏荨,我妈的事我找出线索了,可能害她入狱的,是张岚的爸爸。”

    “什么?”苏荨转过头,和蒋青相对,“怎么可能是他?”

    “其实我早就怀疑是他,可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这次多亏李律师帮忙。但是现在证据还不足以起诉他,我还要接近张岚,把他污蔑我妈妈和在医院的犯罪证据都找出来,然后才能给我妈妈洗清罪名,把他送进去。”

    苏荨有些不解,“你们两家不是世交吗?他还想把张岚嫁给你,怎么还会害你们呢。”

    “我目前得到的证据是,我妈妈可能发现了他在医院的一些不轨勾当,所以他先下手,诬陷我妈妈,趁我不在,把她送进监狱,就没人能举报他了。”

    真是人心险恶,苏荨怎么也想不到,德高望重的张院长,能一手把蒋青的妈妈置于死地同时,另一手又把女儿嫁给蒋青。这就是地位高尚的人善于使用的手段么。

    蒋青一把抱住苏荨,喃喃地说道,“不说他了。这些事交给我就好。总之我不会和张岚结婚的,但是为了最后的证据,我还要在她身边一段时日,等把妈妈救出来,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了。你要等我。”

    “等你干嘛,我有男朋友。”苏荨故意气他。

    蒋青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注视着苏荨,“史辰逸?前几天我约他出来喝酒,把他灌醉了,他已经承认了,只是帮你忙,假装当你男朋友来气我的。”

    看到蒋青认真的样子,苏荨噗嗤笑了。“原来你是这样对他严刑逼问的啊。”苏荨朝蒋青努努嘴,然后赶快用被子蒙住在头,她知道下一秒蒋青就会反击的。

    “好啊,你故意骗我。大刑伺候!”蒋青扑向苏荨,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被子掀开。无助的苏荨抱着膝盖,苛求地看着蒋青,蒋青闷声说了句,“这样的诱惑我怎么受得了。”男性的气息慢慢靠近,蒋青把苏荨压在身下,密密麻麻地吻落下来。

    正午的阳光越发强烈,透着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照在屋内,一片旖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