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九十九章 不速之客

    回到半盏时光,苏荨先给谭晓枫打了电话。她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她只得打她家里的座机。是老赵接的电话。

    “老赵,听说晓枫膝盖摔伤了。严重吗?”

    “哦,苏荨啊。她,她没事了。”

    “怎么摔的呢?我给她打电话接不通。她在家吗?”

    “她,她这几天都没住家里。你过一会儿给她打吧,可能信号不好。”

    “好吧。”苏荨迟疑了一会儿,问道,“老赵,晓枫你俩怎么样了?”

    老赵沉默,然后说道,“苏荨,说来话长。晓枫她一直和我分居,你帮我多劝劝她吧。”

    苏荨答应,挂了电话。然后在四个人的微信群里艾特了谭晓枫,问她具体情况,又和章华,贾真真留了言,让她们抽空去看看谭晓枫。

    蒋青洗过澡,走到院子里,来到苏荨身边。苏荨关掉手机,不敢抬头看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不知所措了。

    蒋青只是坐在苏荨旁边,克制着自己不去抱她。“苏荨,我会尽快查清楚我妈妈的事情,如果,如果真的和张岚的爸爸有关系,我是不会和她结婚的。”

    苏荨沉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和蒋青分开一年多,是下了决心的。可是她和蒋青心里,却都还在一直等着对方吧。如今苏荨有了问问,蒋青和张岚有了婚约。即使蒋青妈妈的事情真相大白,他们的婚约可以解除,可是对张岚带来的伤害怎么弥补呢。

    “蒋青,即使张岚的爸爸真的陷害了你妈妈,可是张岚是无辜的。”

    说到张岚,蒋青也很愧疚。在美国出车祸的那段日子,他无法下床,都是张岚日夜兼顾地照顾他。她输血后身体亏损,还几次晕倒在病房里,和她分手,蒋青真的于心不忍。可是他一直深爱的苏荨就在眼前,他又怎么能和别的女人走上婚姻的殿堂呢?他一直期盼的那个穿着白纱,戴着皇冠的新娘,只有苏荨而已。

    “苏荨,我知道。可是,可是你就在我面前,我无法忘掉你。你知道吗?那天出车祸,是你的生日,我看到了一件白裙子。设计得像婚纱,却比婚纱简洁,我记得在塞尔维亚我们看到过差不多的白裙子,你说过很喜欢。”

    此刻苏荨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她没有想到,蒋青还会记得。

    “我买下了那条裙子。可是回来路上,车开得太快了,我忍不住又打开裙子看了几眼,前面突然跑出一只小野狗,我紧急刹车,撞在了路边的大树上。”

    苏荨心疼的看着蒋青,擦了擦泪水,“你,你都恢复好了吗?”

    “没事了,你放心。别哭。”蒋青用手为苏荨拭去泪水,他的手触摸着她的肌肤,在她的脸庞摩挲,他轻抚她的嘴唇,这嘴唇的温度,他梦过多少次了?

    蒋青的手转而滑到苏荨的颈后,稍一用力,把苏荨拉进怀中,吻上了她的嘴唇。

    苏荨有片刻不能思考了,蒋青的吻也一直在她的梦里。可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张岚是他的未婚妻,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夺走蒋青呢?还有她答应蒋青妈妈的承诺呢?她不能陷自己于不情不义。

    于是苏荨挣扎着躲开,跑到蔷薇下的秋千旁,低着头,“蒋青,我们不能这样。你,你毕竟和张岚订了婚,我们不能伤害她。”苏荨说完,跑进了屋里,反锁了门。

    蒋青一个人站在原地,手轻触着嘴唇的温度,却笑了。刚才的吻那么炙热,他确定苏荨还是爱着他的。

    等着我,苏荨,蒋青想,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第二天,李承秉开车到了半盏时光,要和蒋青一起到医院取证。秦楠给他们准备了早餐,招呼他们吃过饭再过去。

    苏荨帮秦楠把饭菜摆好,李承秉走到她身边,“苏荨,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秦楠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笑着对李承秉说,“李律师,你也学年轻人老掉牙的那套,这样搭讪女人吗?”

    李承秉尴尬地笑笑,“不,不是,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真的在哪里见过苏荨。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那就边吃早饭边想吧。”秦楠笑笑,让几个人落座。

    虽然李承秉并没有主动约苏荨,蒋青却明显对李承秉有了敌意。不知怎么的,他有强烈的预感,这个李律师也许会成为他的情敌。

    早饭后,李承秉和蒋青开车回市区了。秦楠的管家过来找她,说有客人要投诉,苏荨和秦楠匆匆赶到了半盏时光一号店。

    “你好,您有什么不满意吗?”秦楠客气地问这位客人。

    “我要退房。”一个大约三十几岁的女子,带着两个孩子,一个看似保姆的女人,还有一对老人,估计是孩子的爷爷奶奶。

    “你们这房间,卫生间竟然没有干湿分离,卧室还这么小。叫我们怎么住?”

    听到是这个原因,秦楠和苏荨看了彼此一样,无奈的笑笑。

    秦楠说道,“这位客人,卧室的平米数和卫生间的图片都是真实的,在网站上都有,您预定的时候应该也看过了。”

    那个客人却不依不饶,“选中了你家可不是我的主意,是我家管家订的。他说你们口碑不错,没想到也不怎么样。还是在农村,条件这么差,我们怎么住?我家保姆都受不了。”

    又是一个刁钻的客人,秦楠顿时发了火,“这位女士,您预定的时候也知道我们客栈的价钱吧?您说的干湿分离,豪华的房间,我们这个地区也有啊,价格三倍左右,您也可以预订那些客栈啊?再说农村怎么了,空气好,视野佳,您为什么不把重心放在这里的独特风土人情和蓝天白云呢?”

    “总之我家孩子和老人受不了这么差的条件!你以为我们没钱吗?我们住过不少客栈了,五星级的也没少住,这次是管家选的,没想到给我们选了这么差的地方。他还说是什么文艺民宿,我看也不怎么样。你别说那么多了,给我退钱吧。”

    秦楠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苏荨赶忙上去安抚,“您先别生气。我们的客栈在当地一直很受欢迎的,有什么需要调整的,我们可以给您调整和升级。”

    “不用了,退钱!你这样的客人我宁愿不接待!”秦楠在平台操作了退款,扭头回房了。

    留下那个女房客气急败坏,“什么人啊你?我家管家还说你们是什么文艺民宿,你们就这态度?一个破客栈,拽什么拽啊你?看我不投诉你!”说完便带着一家老小气冲冲地走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林启祥给苏荨打了电话,那个女人,原来转而去了他的酒店,在林启祥那里诋毁了一通半盏时光。苏荨问她的名字,林启祥说,叫作吴娜茶。

    这个名字,那么熟悉……苏荨恍然大悟,不正是她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