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六十八章 早餐偶遇

    见孙亦洲和那个女人正往她们的方向走来,贾真真赶紧按住苏荨和章华的头往反方向看。谭晓枫不明所以,还是自顾自的吃早餐。那个男人路过她们的餐桌,迟疑了一下,仿佛并没有看见贾真真她们。然后和女人走出门去了。

    “已经走啦,你们不用躲了。”谭晓枫说,“看来这个男人你们都认识啊,只有我不认识。”

    三个人回过头,贾真真脸上开始乌云密布起来。

    “孙亦洲这是什么情况啊?那个女人是谁?”章华问贾真真。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的什么人。”贾真真脸上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已经是一肚子嫉妒之火了。这个孙亦洲,一边对我献殷勤,一边还跟别的女人搞暧昧,他是觉得我是傻子吗?

    章华也喃喃自语,“难道孙亦洲有女朋友了?前几天在兴义我们几个都认为她是对真真有意思,要追求她呢。”

    听到章华这么说,贾真真更生气了,“所以啊章华,你们别自以为是乱点鸳鸯谱了。我才不稀罕这个花心大少爷呢。”

    “好好好,咱们不说他了。如果他真的是脚踏两只船的男人,咱们可坚决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章华说。

    苏荨也觉得奇怪,“上次一起在张姐的饭馆吃饭的时候,我都觉得孙亦洲看真真的眼神不对,明显是很喜欢真真的样子。今天又和这么个漂亮女人在一起,是挺奇怪的。”

    她们越说,贾真真越心烦气躁,“哎呀,你们别说他了。我和他又没有什么,既不是男女朋友,更不是夫妻,人家这个也不算劈腿也不算出轨。我们也管不着。”说完,贾真真又拿起一个火腿三明治,大口大口吃了起来,那气势,就像吃的是孙亦洲而不是三明治似的。

    谭晓枫虽然并不知道几天前她们和孙亦洲的故事,可是通过对话也大致了解了一二,在感情方面,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准的。她说,“看真真那么生气,看来也是对那个孙亦洲有意思啊。她跟你们来混马拉松收货也不小啊。”

    “哎呀你胡说什么啊谭晓枫,我再说一遍,我和那个花心大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的事吧。”说完,贾真真拿起一杯冰水,一饮而下。

    是啊,自己的事还没处理好,谭晓枫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神经大条起来,还顾得上操心贾真真的终身大事,自己要面临的,才是决定终身的大事吧。想到这儿,她也黯然了,低头吃东西,不再说话。

    贾真真看谭晓枫一下子安静了,赶忙给她道歉,“你别生气啊晓枫。我刚才一着急才那么说你的。别生气啊别生气啊,我不是有意的。”

    谭晓枫摇摇头,苦笑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我怎么会生气呢。我只是被你和那个男人的狗仔消息一时冲昏了头,都忘了自己这还一摊子烂事没处理好呢。呵呵。”

    苏荨安慰道,“晓枫,你现在只需要确定一下,是不是要和老赵离婚。如果是,你再和他商量你们是打算和家人朋友同事们都宣告离婚,分割财产,包括孩子,还是像我们一样,先选择隐离一段时间。”

    “我,我我也不知道。”谭晓枫苦恼地说。

    “你也不知道,其实是因为你和老赵还是有感情的对吧?”章华说,“不像我和苏荨,离婚的时候可是很决绝的。”

    “毕竟,毕竟我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快十年了。虽然,虽然我们很久没有那个,但是我们像亲人一样了。而且,而且其实他出轨,我也是有责任的。”

    贾真真却并不同意谭晓枫的论断,“什么你也有责任,男人出轨就是出轨,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借口。他能出轨,说明他还是抵挡不住诱惑,还是对你们这个家庭不负责任。”

    “可是我们家的情况,不是有些特殊么”谭晓枫解释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给他找借口,看来你不是真的想离婚。”贾真真怪谭晓枫的不争气,“老赵都和别的女人脱光了上床了,想到这些,你还能安安稳稳地和他睡一张床吗?不是我非要拆散你们,晓枫,反正我是容忍不了我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肉体关系,光是暧昧都不行。”贾真真如此激动,也是因为刚刚看到了孙亦洲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而这两个人走在一起,是那么般配。那个女人如果不那么漂亮不那么优雅,或许她也不那么嫉妒了。就像孙亦洲所说的,贾真真的内心,或多或少,还是自卑的。

    “我,我也是,一想到老赵和那个女的一起,一起那个,而且他们俩竟然都那么享受性虐待,我真的受不了。”谭晓枫摇着头,眼泪又落下来,“就算我和老赵继续生活在一起,我也不可能再和他同房了,我现在觉得他摸我一下都会很恶心。”

    “你的心情我懂。”章华说,“李志成那会儿不也是一样。我们俩虽然关系一直很淡漠,不像你和老赵,起码感情上还是相互依赖的。我自己做餐厅,个性有些强势这我都知道,可是这竟然成为李志成出轨的理由。他们男人出轨,都假意地从妻子身上找理由,要么是老婆不喜欢做爱,要么是老婆太强势,要么是老婆太土他们提不起兴致,总之一大堆理由。要我说,还是男人本身的劣根性,不是有句话么,哪个男人不偷腥。”章华点了一根烟,“苏荨,你不介意我抽烟吧?”

    “没事的。可是,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几个月前吧,烦恼太多了,就开始抽烟,解乏,解闷,还解愁,呵呵。”章华继续说道,“知道李志成和别的女人有染,我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再是一家人了。我知道有些女人选择隐忍,可是这样假模假式地生活一辈子,表面上相安无事,心里能真正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么?我是忍受不了的。你们几个知道我和他隐离那会儿,我们已经分开快一年了。”

    “呦呵章华,我还以为你和他离婚是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几个的呢。早上还说我们不仅是闺蜜还是共犯,做共犯可得知此知彼,不能再隐瞒了啊。不然以后我可不帮你撒谎。”贾真真笑着说。

    “我不是觉得很失败么,不好意思告诉你们。放心吧,以后所有秘密,都和你们说。”章华把杯子里的牛奶都喝光了,“晓枫,就按照苏荨说的。回去和老赵谈吧,如果老赵诚意悔过,如果你和他还有感情,先瞒着孩子们分居也行。毕竟你们夫妻的情况和我们是不一样的,而且你们家大四居,也有条件分居。”

    谭晓枫点头,“嗯,我知道了。”谭晓枫深呼了一口气,说道,“今天难得来这边,听说有油菜花,你们带我去看看呗。”

    作为导游的贾真真赶忙迎合说,“没问题啊晓枫,我给你当私人导游。正好把我考察过的线路带你先体验一遍。”

    几个女人,悲伤来得快,去的也快。是啊,去他的男人,去他的烦恼。旅行就是有这样的好,来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不是为了自欺欺人地躲避烦恼,而是为了能在返回故地,重新面对挫折的时候,能更积极乐观的去面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