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四十一章 风波过后

    章华抱着抽泣地不成样子的贾真真,安慰道,“好了真真,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啊。”

    贾真真却还是惊魂未定,长这么大,只在电视剧中看到过抢劫和被劫持的画面,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真的是不可思议。

    “对了真真,你怎么被这个人劫持了啊?这个人你认识吗?”章华问。

    “不认识啊,我本来是见义勇为的。他抢那个红色跑鞋的手机,我本能反应就追上去了,想都没想。”

    “红色跑鞋?你是说孙亦洲?原来是他被抢在先啊?”

    “是啊,我本来是英雄救美的,谁知道反倒被那个坏蛋劫持了。”贾真真不哭了,却还在抽泣。

    这个时候身后有个声音传来,“是谁英雄救美啊?”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孙亦洲,还有齐放。

    章华见他们过来了,赶忙问,“那个坏人被警察带走了吧?”

    “嗯,带走了。”齐放说。

    “红色跑鞋”走上前,问贾真真,“你脖子上的伤怎么样?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贾真真这个时候才想起刚才挣扎之时,被抢劫犯划伤的脖子,赶紧用手摸了一下,又佯装哭了起来,“章华,你快帮我看看,严重不严重?会不会留疤啊?”

    章华噗嗤一笑,“不严重不严重,都没流血,贴个创口贴就好啦。不会留疤也不会毁容,放心吧啊。”

    “红色跑鞋”继续说,“谢谢你啊。那么见义勇为的美女,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30多岁的见义勇为的美女。”

    条件反射一样,贾真真立刻坐了起来“30多岁怎么了?你歧视30多岁的女人啊?30多岁的女人就不能见义勇为吗?”贾真真最不愿意别人提两件事,一是说她35岁,二是催她结婚。听到“红色跑鞋”说她30几岁还见义勇为,这哪是感谢的话啊?分别是歧视35岁的女人。

    孙亦洲赶忙道歉,“哦不是不是,你别误会啊,我是说,一般不过脑子拔腿就去追坏人的,一般都是男人,或者性格冲动的小姑娘。30几岁的老女人上有老下有小的,一般会顾忌比较多。”

    贾真真又不乐意了,“什么小姑娘,老女人的,你这人会不会说感谢的话啊。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情商太低了吧你?”

    章华看着这对儿冤家一直斗嘴,赶忙插话,“好啦好啦,你俩就别抬杠了,咱们赶紧去安检吧,都8点了。齐放,你打电话问问史晓筠他们到了没。”

    齐放立即给还没到的队友打电话。贾真真向孙亦洲瞪了一眼,拉着章华去排队了。

    8点30,六个人终于向跑半马一样赶上了飞机。刚一落座,喘息过后,贾真真就和章华抱怨,“章华,你们那个红色跑鞋队友,真是气死我了。本来他是受害人,我帮了他,他连感谢的话都不会说。他情商有问题吧他。”

    章华笑笑,“他情商有问题?堂堂科技公司的创始人,ceo,你还是第一个说他情商有问题的。”

    “他感谢我就说句谢谢就得了呗,干嘛还非得提30几岁什么的。”贾真真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最不愿意别人说我30几岁了。”

    “是是是,你不像30几岁,你永远像小姑娘。”章华逗她,“一个永远不结婚不生子的30几岁小姑娘,常青树,行了吧?”

    “哎,章华,你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跟我妈一样催婚吗?你这情商也被降低档次了。不理你了。”说完,贾真真戴上眼罩,假装睡觉。

    另外两座的齐放和孙亦洲,也在讨论贾真真今早的见义勇为事件。齐放对孙亦洲说,“你今天也够倒霉的啊,大早上的被抢劫。人家贾真真帮了你,到了贵州你可得请她吃饭表示感谢啊。”

    “请吃饭没问题啊。这个女孩儿还挺有意思的,我刚反应过来手机被抢,想去追,她嗖地从我身边跑过去追那个坏蛋了。我都愣了,看着她追上去后拳打脚踢地一阵儿乱挠,直到被坏蛋反手擒住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帮她。对了,听你们都叫她贾真真,名字也挺好玩儿啊,她这个人挺有意思。”

    齐放扭头看孙亦洲,“呦呵,看来我们孙总对她感兴趣啊?贾真真是章华的大学好友,还有新加入咱们跑团的苏荨,他们都是大学同学。”

    “哦,苏荨她们都是同学啊。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贾真真确实比苏荨和章华年轻些好看些。”孙亦洲笑笑,“怪不得对我说30几岁这么敏感。”

    齐放听到孙亦洲说贾真真比章华好看些,心里隐隐不是滋味,“其实还好啦,她们几个都不错。各有各的美。贾真真一直没结婚生子,显得年轻吧。”

    “35岁了还没结婚生子?”

    齐放反问,“你不是也40岁了,也没结婚生子?”

    “我,我不一样啊。我是男人啊,男人40一朵花啊。女人35岁,那就叫大龄剩女了。对了,那她有男朋友没?”其实这个问题才是孙亦洲一直想问的。

    “据说前任男友去当战地医生的时候出了事。目前应该是单身吧。”

    “哇,战地医生。”孙亦洲对贾真真越来越有了兴趣,“那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是旅行社导游。这次跟我们一起去,就是去黔西南考察新路线的。”

    “这么回事啊。我还以为是别的跑团的一起去跑马呢。”

    齐放笑,“她可跑不了马,章华说她最爱睡懒觉。哈哈”

    孙亦洲探头往前座望去,隔着三排人,只能看到贾真真脑袋歪着,估计又是睡着了吧。35岁了还跟小孩子似的女人,不做作不世故,见义勇为兼胆大妄为,事后却又胆小地哭个没完。这样直白性格的女人,孙亦洲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自己也是个四十岁的未婚男人,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少,却总没有他感兴趣的。同行的科技精英女老练成熟缜密,已经没有女人味可言;20几岁的员工,要么花枝招展,要么俗不可耐;他的大学同学们都是已婚妇女了,这些女人的世界,只有家长里短,聚在一起谈论的免不了婆媳关系,子女教育。跑团女队友大多是结了婚的女人,而对于已婚女人,孙亦洲是从来不会越界的。

    所以至今,北京某知名科技公司的ceo孙亦洲,40岁了还在单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