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四十章 贾真真的劫后余生

    从洗手间出来,章华突然被人拖到角落里,那个人,正是齐放。

    章华惊魂未定,齐放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他亲的是这里吗?”齐放低声问。

    章华刚要开口,他又捕捉住章华的双唇。细密的吻落下来,贪婪地允吸着,唇舌忽而急促地撬开她的嘴唇,肆意侵入,忽而惩罚似的缠绕住她的。章华轻喘,在明显感觉到齐放身体的变化时,掙开了他。

    她低声道,“齐放,别让人看见。”

    “你是我的。”齐放的头顶着章华的,抚摸着她的嘴唇。

    “我是你的,齐放。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一点,今天这种场面还会有,我们都要控制好自己,别让他们看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看到你被他吻,我恨不得上前把你拖走!”

    章华笑着抚摸齐放的脸庞,“小孩子似的。在橙橙面前,我只能这么做,不然她会发现的。小孩子观察力最强了。”

    齐放沉默,然后说,“嗯,我知道,我理解,章华。我会控制好我自己。”

    “嗯。我们快回去吧,不然他们该起疑心了。我先回去,你过会儿再回去。”

    “好。”齐放不舍地松开章华的手,看着她离开。

    回到餐桌,章华若无其事地坐下,没有看李志成。她给橙橙夹了一个鸡翅,说道,“橙橙,以后去萨尔茨堡留学,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住姨妈家,要经常帮你姨妈做做家务,和弟弟和平相处。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放心吧。”橙橙从小学就开始住校,自理能力章华是放心的。但是毕竟一个女孩儿在国外,做妈妈的还是心有不安的。

    “章华,你还得跑半马,送橙橙去萨尔茨堡就我去吧。”李志成说。

    “没事的,你新公司正忙,每件事都需要你亲自打理。还是我去吧,我看了日历,贵州回来刚好第二天的飞机,不耽误。”

    “那样的话你会很累的,还是身体重要。”李志成的关心,反而弄得章华很不自在。

    “我说了没关系。”章华干脆把话说死了,李志成也不再多说。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不远处的齐放一家人,两个孩子边吃边玩,齐放老婆拿着纸巾给这个擦完那个擦。齐放呢,低头自己喝着红茶。小女儿跑过来缠在他的脖子上,他也若无其事。李志成明知道两个人的关系,看着两个人别扭的样子,心里却有些得意。也许是因为章华和齐放注定不会再一起太久,所以他并不看好他们的这段关系,所以他还是有机会和章华复婚吧?他暗暗地想。

    章华一家人先吃完,准备离开了。他们走到齐放一家桌旁,寒暄了几句,告了别。两个人距离大概超过了二十米的时候,大家都松了口气。这样尴尬的遇见,这样不合时宜的曝光在彼此家人面前。看着对方家庭美满和谐的样子,自己在心里却种下了恶毒的种子如果你婚姻不幸福该多好,如果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该多好。

    回家路上,章华的手机响起,是贾真真。“真真,什么事?”

    “章华,你们去贵州,是去黔东南还是黔西南啊?”

    “黔西南,兴义。怎么了?”

    “哇,兴义啊。我前几天还听同事说我们公司要开发一个黔西南的旅游项目呢。所以问问你跑半马是贵州哪里。如果是黔西南,我可以求求我们老总,派我先去打头战考察,正好和你一起去啊。”

    “哦,如果你们老总同意,那可以啊。”

    贾真真兴奋地说,“好嘞。我这就去求我们老总。”

    “哎,等一等真真,你和我去,jenny怎么办?”

    “过几天jenny爷爷奶奶来接她,寒假她要回塞尔维亚住一个月。所以我刚好有空闲啊。”

    “哦,你那边安排好就好。下周五早上8点50的飞机,直飞兴义,南苑机场。你们老总同意了的话你就买这趟航班吧。”

    “行嘞没问题。”

    于是周五早上6点30的南苑机场,贾真真如约赶到了,比章华他们五个来的都早。

    “章华,你怎么还没到啊?”贾真真给章华发微信。章华却一直没有回她。贾真真站在门口张望,看到一辆白色卡宴停在门口,从后门下来一位男士,运动装扮,戴顶鸭舌帽,红色跑鞋酷炫得不像话。贾真真想,这家伙也是去参加马拉松的吗?看样子还是个富家子弟呢。

    这个男人下了车,刚拿起手机要打电话,突然从后面跑过来一个男人,抢起他的手机就往出口跑。男人惊魂未定之时,贾真真早就拔腿追了上去。边跑边叫着,“抓住他!他抢劫!”贾真真因为身材消瘦,跑起来步履轻盈,速度也还可以,没两下就追到了那个抢劫的男人。可是毕竟她是女人,抢劫犯怎么会怕她?只见他和贾真真撕扯起来。贾真真拼命地抓住他不放,大声喊着,“光天化日之下,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坏人被逼急了,竟然掏出匕首来,勒住贾真真的脖子要挟众人,“谁都不许过来,谁过来我就杀死她!”这时候周围陆续围起了人群,看到匕首却谁也不敢上前帮忙。这个时候“红色跑鞋”也追了过来。

    对着这个坏人,他冷静地说,“手机给你,把她放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我不信!”抢劫犯下意识地收紧了匕首,却在贾真真脖子上割出了一道血印。她疼得流下眼泪,却不敢哭出声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红色跑鞋”,希望他真的能救出自己。

    “你别冲动,我说的都是真的。手机给你,”他随即又取下脖子上的玉石项链,“这个也给你。”

    贾真真生平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可能完了。这个人会不会把她杀死?或者同归于尽?前几天刚在新闻上看到大悦城报复社会的伤人事件,没想到今天就这么倒霉的让自己遇上了。她本能地求生欲让她绞尽脑汁配合“红色跑鞋”,安抚这个坏蛋的情绪,“大哥,这个玉石项链一看就是稀罕物品,肯定值不少钱呢。你放了我,拿着它快走吧。够你抢好几百部手机的了,今年你就可以金盆洗手。回老家,拿着这个项链换来的钱,回家盖个别墅,一家人住在一起,不用在北京风餐露宿的,多好啊。。”

    “红色跑鞋”心里暗笑,这个蠢女人,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

    抢劫犯却不利领情,继续嘞着贾真真的脖子。也不去拿那个项链。只是一直盯着,似乎在琢磨,贾真真的提议是不是可行?

    这个时候机场警察也到了,他们劝围观群众后退,警告抢劫犯,如果不放下匕首,就会将他击毙。

    抢劫犯箍紧了假真真的俄脖子,“你们别吓唬我,要打死我,我就先杀死她。”他似乎被激怒了,手上的力道越发大了。这个时候贾真真着实紧张起来,难道,难道她今天真得会命丧黄泉?她哭着说,“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都35岁了,还单身呢,多可怜啊。等我有了男朋友你再劫持我行不行啊?”

    抢劫犯才不听她的,“你给我闭嘴。”然后继续一手嘞着贾真真脖子,一手用匕首指向众人,“你,你们,都让开,都给我让开。”看样子,他打算后腿,然后逃跑了。

    人群中,看到章华和齐放也到了。两个人紧张地看着贾真真,却眉头紧蹙,却毫无办法。贾真真在抢劫犯的匕首之下,哭着说,“章华,快救我”

    章华着急地抓着齐放的衣袖,乞求他想办法救真真。齐放向“红色跑鞋”使了个颜色,他慢慢地退出了人群。然后忽然从后面抱住抢劫犯,齐放赶忙上前抓住他,夺过匕首,警察也跑过来,把抢劫犯按压在地,套上手铐。

    一场惊心动魄的犯罪事件终于平息了,贾真真爆发式地哭了起来,抱着章华,“章华,我以为我今天得死在这里呢。我以后再也不来这个破机场了!”抽泣地声音传遍了整个南苑机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