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十八章 苏荨的抉择

    章华见苏荨来了,很是惊讶,“你不是在乡下装修吗?怎么突然进城了?”

    苏荨坐下来,“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章华,你和蒋青究竟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蒋青?秘密?苏荨,蒋青虽然帅,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李默的事,你们知道多久了?”听到苏荨说的是这个事,章华突然安静了,“你都知道了?”

    “蒋青还专门找人跟踪了他。”

    “这个蒋青,也太着急了吧。”章华干脆坐下,给苏荨到了一杯茶。

    “你去塞尔维亚前,我们就在一个跑团活动过几次,你都忘了吧,那时候你还没辞职呢。我都跟你招了吧。我和蒋青不是一起跑过三环么,有一次晨跑路过国贸的时候,我们几个停下来拿团旗合影,看到李默和一个男人从国贸大饭店出来,一开始很正常,后来俩人分开前竟然抱在了一起。那个时候我俩就怀疑这个李默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啊。后来跑完,蒋青来我店里,非得追问我好多关于你的事,你们分居,婚姻不幸福,我都告诉他了。”

    苏荨生气地摇摇头,瞪着章华,“我说他怎么知道那么多”

    “哎呀,你别生气啊苏荨,我是看蒋青人不错,北医大夫,人又帅,又那么关心你,有这么好的优质男追求你,干嘛非得和李默得过且过。”

    “章华,其实我也怀疑过李默,但是一直没有证据,还以为是自己想太多了。”

    “这个李默啊,真是坑了你了。早知道他这样,当初风华正茂的时候还不如选个有钱的。女人的十年啊,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苏荨沉默,是啊,她的十年。当初和李默在一起,自己在感情上也还是白纸,那个时候李默做得比现在好,至少对她言听计从。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言听计从,或许就是为了那张结婚证吧,有了结婚证,在世人眼里,他就是个正常男人,正常上学,正常工作,正常结婚生子,可是苏荨呢?这对苏荨公平吗?

    “苏荨,你怎么打算的?还这样过下去?还是离婚?”

    “章华,来的路上我想了很久。婚肯定是要离的,我打算学你,先把证领了,不告诉别人。”

    章华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说,“嗯,虽然我们两家情况不太一样,但是为了孩子,最好还是先别告诉家人和朋友。”

    “对的章华,你知道的,我妈要是知道了,肯定接受不了,她本来心脏就不好。晓晓呢,本来性格内向,如果同学们都知道她的爸爸妈妈离了婚,她肯定会有更大心理压力的,更不能让她知道李默的事。章华,你们也要帮我保密。再说,李默的工作对他来说很重要,毕竟夫妻一场,我也不想他在单位里抬不起头来。”

    “放心吧苏荨,这个秘密,姐妹几个一定会守口如瓶的,再有蒋青,凭他对你的爱,他也不会让你受伤害的。”

    这个时候谭晓枫也来了,“咦,苏荨也在啊,真巧啊,我送孩子附近上课,顺便过来坐会儿,原来你俩私约啊。”

    苏荨起身要离开了,“晓枫,我有事先走了。”

    “哎哎,别走啊,我会议精神还没领悟到呢。”

    “让章华告诉你吧。”

    从章华的餐厅回家的出租车上,苏荨给李默发了微信,告诉了她的决定离婚证必须领,为了晓晓和家人和李默的工作,暂时选择离婚不离家,不告诉任何人,但是一定要还苏荨自由。

    李默没有回复。

    直到半夜11点,他才回到家,晓晓已经睡着了,苏荨坐在客厅里等他,见他回来了,说,“明天上午9点,先去民政局把事办了吧。”然后就回自己房间了。

    早上9点,苏荨和李默来到了民政局,进门前,苏荨对李默说,“李默,你还记得领结婚证的日子吗?那个时候咱们就是随便碰的日子,今天离婚证,也是碰到哪天算哪天,是不是很可笑?看来以后结婚,一定要像谭晓枫那样,找个大师,好好算算日子。”李默听后尴尬的似笑非笑,苏荨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这些。

    其实结婚证也好,离婚证也罢,到了民政局,不过就是照个相盖个章罢了,程序比办入职辞职还要简单。婚姻不过是一纸证明,但是它又能证明什么呢?从结婚证到离婚证,每个家庭都有不一样的隐痛吧。

    李默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苏荨却忍不住了,“李默,你不觉得你该说点什么吗?”

    “苏荨,对不起,一开始,我是真的全心全意对你的。可是”

    “李默,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或者当初不选择我,也许我会比现在过得更好些。”

    苏荨又补充说,“协议里已经写清楚了,晓晓归我,但是暂时我们还维持原来的生活,等她大点儿再告诉她。我在密云这段日子,你好好照顾她,我也还会让我妈过来帮忙。”

    “好的。”李默点头。

    “但是你不要领任何人到家里来。”苏荨不忘提醒他一句,“我从密云回来,也请你去单位住。”

    李默点头。他还怎么好再提什么要求呢,苏荨答应帮他隐瞒,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惠了。

    离开民政局,章华安排人把苏荨送回了密云,那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她过去。一路上,四人组的微信群里炸了锅。

    贾真真也知道这件事了,“苏荨,我就觉得李默这个男人不像个男人,原来他真的是gay。”

    谭晓枫也说,“你怎么能轻易饶了他呢,你的十年青春都被狗吃了!还有,房产,车产,晓晓,都应该归你,你得都争取过来。”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要,就想自由,图个清静。”苏荨说。

    “对对,自由了就好,我就说嘛,结什么婚,结婚的一个个都没有好下场。”贾真真开始宣扬她的不婚理论,“苏荨,你现在自由了,以后千万别再结婚了。”

    谭晓枫说,“不对,以后再找,一定得好好调查清楚,得找个踏实可靠的才行。”

    “行了行了,你们让苏荨清静清静吧。”章华说,“苏荨,快到半盏时光了吗?”

    “还有十多公里。”苏荨放下手机,闭上眼睛,此刻,她只想赶快到那个远离尘嚣的乡下,自己好好静一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