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十五章 你回来了

    从章华的餐厅里出来,苏荨去了建材城挑材料。北京炎热的午后,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苏荨认真做起事情来,是男人们也比不过的,贾真真这样评价过她。在建材城选好了瓷砖和壁纸,预约好工期,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苏荨拜托了老妈接晓晓,也不着急回家了,干脆一个人穿过公园,走回家去。

    盛夏夜晚的北京公园还是很热闹的,跳操的老人,追逐嬉戏的孩子,遛弯儿的夫妻,甜腻的情侣,也有像苏荨这样,一个人漫无目地走的。恍然间,苏荨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两个人推推搡搡,似乎在争吵,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干脆一走了之,另一个无可奈何地转过身,打算离去,正好被苏荨撞到,那,不是李默么。

    “你怎么在这儿?”他们同时说了这句话。

    “我去建材城,顺便从公园穿过去回家。你呢?”

    李默一时很紧张,回头望了望,“哦哦,我,我,我和同事谈点儿事。”

    “这里离家里很近,怎么不邀请他去家里。还有,你们吵架了吗?”

    “哦哦,没,没有,就是意见不统一。没,没事的,工作的事,你就别问了。”李默推了推眼镜,“回家吧。”

    你就别问了。这句话苏荨再熟悉不过了,有多少次交谈,李默都是以这句话结束的?后来苏荨也干脆养成了习惯,不过问,不交流,大事小事,两个人都自己消化了。苏荨可笑自己,明知道他会这样说,怎么又去问呢?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沉默地走回了家,李默在前面,苏荨在后面。苏荨边走边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群,她想看看这中间,有没有像他们这样,明明是夫妻,却各顾各貌合神离地在公园里散步的。

    回到家,老妈和晓晓已经吃过晚饭,问他们吃过没有,李默说不想吃了,回到自己屋里关了门。老妈也知道苏荨和李默早已分居,但是在她的观念里,只要不离婚,不被外人说三道四,不让孩子受委屈,他们爱怎么过怎么过。

    “妈,我下周要去密云装修,得麻烦您照顾晓晓了。”苏荨说。

    老妈一边收拾碗筷,头也不抬,“去吧去吧,趁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帮你们带孩子,你们把能折腾的都赶快折腾了。”

    苏荨又安慰了一下晓晓,答应忙完回来给她买芭比,晓晓才开心地同意了。

    周一一大早,因为怕堵车,天还没亮,苏荨就驱车前往密云了。一路上从霓虹灯的环路开上高速,再开到山峰林立的乡村大道,放着王若琳的歌,苏荨真的很喜欢这样一个人惬意的时光。

    到了花语堂二号店,不久工人就已经就位了。苏荨交代了工人具体工作内容后,自己也拿着刷子和油漆,系上围裙,去刷楼梯护栏了。忙活了一天,围裙上,手套上,裤子上都零零散散滴落了油漆,苏荨拍下自己的照片,洋洋得意的发到四枚小仙女的群里,章华和谭晓枫都给她一个大大的赞,贾真真在异国他乡,也激动的不行:苏荨,你真是条汉子!

    晚上收工了,苏荨和秦楠一起吃了简单的晚饭,每人一碗棒渣粥,一盘素炒葫芦。苏荨还是第一次知道,葫芦也是可以用来做菜的。“你才知道吧,我也是来这里后见到村民这样吃才知道的。他们家家种葫芦,在葫芦嫩嫩的时候摘下来,就可以像西葫芦一样素炒了,再长几天,就变成葫芦娃里的葫芦,不能吃,只能成熟了做水瓢了。”苏荨吃得津津有味,这样原生态的饭菜,在北京市区内真的吃不到呢。

    “秦楠,有了半盏时光之后,你就没回去过吗?”

    “差不多一个月回去一次吧,回去看孩子。剩下的时间就是在这里经营,种花,看书,写小说。”

    “你还写小说啊,厉害厉害。”

    “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写作了。那个时候还在校报和杂志发表过文章。婚后被家庭和工作里的琐事烦的静不下来,就不写了。”秦楠起身走到书架旁,拿过来几本杂志,“喏,这里面就有我写的散文和小说。”

    苏荨翻开杂志,“七月,是你的笔名吗?”

    “嗯,那个时候是因为暗恋一个男孩子,他是七月出生的,所以我的笔名就叫七月了。”

    “哈,咱俩很像啊,只不过我是把我家之前养的一只猫的名字,叫了我暗恋的男生的小名,毛毛,哈。”

    两个女人都同时笑了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青春似乎是距离她们很遥远的事了。每个女人心底,却都有关于青春无法割舍的心事。那个如花似梦的年纪,她们却都误入了婚姻的大门,紧锁住了自己曾经张狂的心,归于平淡。秦楠最终在沉默中爆发出来,而苏荨,仿佛也正在向这条路慢慢走来。

    在这座距离北京市区一百多公里的小村子里,苏荨和秦楠在饭后泡一壶玫瑰花茶,继续聊啊聊。苏荨知道了秦楠不幸的离婚经过,也告诉了她和李默隐忍无奈的婚姻生活。秦楠没有点评什么,只是说,“苏荨,35岁,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晚上苏荨选择了半盏时光楼上的一个帐篷房,秦楠叫它“简时光”:“生活本该简简单单,没有太多束缚,只撒开了躺在平地上,仰望星空,放空自我。”秦楠这样介绍它。

    “秦楠,你真是个超有文艺范儿的老板,有没有痴迷的追随者啊?”苏荨自认为也是个小资,相比秦楠,却差得多。起码她真正的放弃了一些世俗,活出了自己。

    “有啊,很多呢,我正在一个一个的考核中。”秦楠比苏荨大三岁,长得并没有多美,但是气质很出众,也许是因为她爱读书的原因吧。这样的女人站在人群中,比那些花枝招展的,要耐看得多。

    “哈哈,那么多啊,不如分给我一个呗。”苏荨边铺床边戏谑地说道。

    铺好后回过头,除了秦楠,还看到了,蒋青!

    苏荨有片刻的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终于开口,只是说了句,“你,你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