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荨的第三种婚姻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十章 章华和苏荨的秘密

    苏荨和蒋青,看似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一夜,两个却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一早苏荨打开门,蒋青已经站在门口了。苏荨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拿过他的一小背包行李,径直往门口走去。蒋青起初没有动静,然后突然追上来,从身后抱住了苏荨。苏荨怔住了,放下背包,手抚摸着蒋青的手,然后想慢慢地挣脱。

    “别动,就让我抱抱你好吗?就一会儿。”

    苏荨闭上眼,让他抱吧,她多想让他一直这样抱下去。

    送走了蒋青,苏荨一个从人贝尔格来德车站返回。坐在电车上望着窗外,苏荨在想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面对如此痴情的爱慕者,年轻有为,气宇非凡,最重要的,是对苏荨这样一个有夫之妇没有半点嫌弃,她应该庆幸才对。蒋青的这份感情让苏荨震撼,也让她慌乱,满足了她的虚荣,却也把她推向深渊。她强迫自己保留那一步,强迫自己对蒋青残忍,以至于他即将奔赴不可预知的未来,她都吝啬的不对他说些什么。火车站台上,她只是看着蒋青,犹豫许久,说了一句,“蒋青,多保重!”她怕给他承诺,也怕给他希望,即使眼睛已舍不得从他身上离开。

    下了电车,电话响了,贾真真火急火燎的声音窜了出来,“苏荨,你在哪儿?半个小时后到酒吧街的三个帽子见,快来啊。”是出了什么事?贾真真又失恋了?苏荨嘀咕了一下,连忙换了另一辆电车,去赴贾真真十万火急的约了。

    到了三个帽子,贾真真已经在窗边落座,独自喝着一杯莫吉托,见苏荨来了,赶忙招呼她坐下。

    “苏荨,看见谭晓枫的信息了没?”

    “没,没注意。怎么了?”苏荨一上午都陷在送走蒋青无限的惆怅和矛盾中,根本没心思看手机,她伸手去掏包儿里的手机,贾真真制止了,“别看了别看了,我告诉你吧,章华竟然离婚一年多了。

    ”苏荨惊讶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什么?你听谁说的?”

    “谭晓枫啊。”

    “她一直都知道?”

    “也不是,前几天她俩在国内聚了一下,章华喝多了,谭晓枫送她回家。她老公和孩子早就睡了,她说回自己房间,他们分房睡已经三年了。”

    苏荨听得也不可思议,这个章华,和老公一起经营餐厅,每次她们几个去她餐厅聚餐,他们两个都一脸和气,李志成也是很贤良淑德的样子,忙着招呼客人,记账,处理各种事情。现在苏荨想来,还是确实有疏漏可查的,每次李志成只是和他们寒暄几句,并没有多么热情,可能从他心底,早就不是她们那个妹夫了吧。

    “那他们怎么还住在一个屋檐下?”

    “谁知道啊,谭晓枫也没说。你什么时候回去?回去你和谭晓枫好好审审她,打探清楚后告诉我,这个章华,离婚了也没告诉咱们,她这是怎么想地啊!”

    苏荨也很是不解,既然选择了离婚,那为什么还要生活在一起?离了婚还生活在一起,还能平静友好的同居一室吗?

    “我后天就回去了,回去后我约晓枫,我们俩一块找她问清楚吧。对了,你家戴维是不是也要去土耳其?”

    听到苏荨说这个,贾真真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衰败了一样,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拨弄着花瓶里的一只小花,“咳,又戳中了我的痛处,本来大叔不用去的,可是据说有个小鲜肉得了病毒性肠炎,临时掉位,我家大叔第二批次过去。”贾真真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咦苏荨,你怎么知道我家大叔要去土耳其,还‘也去’?”苏荨也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漏了嘴,她们四个一起大学同吃同睡四年,毕业十年,有空就聚在一起,一起喝酒一起倾诉心事,也情同姐妹了,早晚要告诉她们的,趁今天有空,就先和真真如实招了吧,她知道了,相当于另外两个也很快知道了。

    贾真真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叫来服员,“再来两杯莫吉托,等等等等,再加两杯黑啤。”然后眼睛冒光,迫切的等待着一段精彩的故事,“行啊你苏荨,是不是也跟章华一样有不可告知的秘密啊,快快,从实招来。”

    “就是遇到了一个男的。”苏荨简明扼要,却更勾起了贾真真的好奇心,“废话当然是男的了,难道你还和女的有故事?哪儿遇到的,叫什么,干什么的,身高体重,帅不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一个一个给我说清楚。”

    苏荨笑笑,“又不是谈恋爱,我这还有夫之妇呢,你至于那么兴奋吗?”

    “得兴奋啊,你这清心寡欲好几年了,该有个入眼的男人出来勾引勾引你了。”苏荨和李默的状况,贾真真是清楚的,他们分居一年多了,维持着无性婚姻,贾真真也清楚。这件事苏荨只告诉了贾真真,因为家庭幸福的谭晓枫不会理解,告诉章华,苏荨总觉得是在对手面前揭露伤疤,大学时章华哪点儿都不如她,如今却活的比她潇洒,女人的嫉妒心即使是闺蜜间也在所难免,只不过要看孰轻孰重罢了。隐隐的嫉妒心,让苏荨并不打算告诉章华她这段无趣的婚姻,而章华的好胜心和优越感,也让她一直保守自己离婚的消息,直到今天。

    贾真真一直鼓励苏荨迈出一步,要么离婚寻找新生活,要么搞个婚外情潇洒一下。苏荨却是不敢的,劳守着婚姻的底线,直到今年初才折中做了件贾真真认为潇洒的事,那就是和网络上偶遇的扬帆,谈着一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网恋,寄托自己无处安放的情丝。

    “发什么楞呢苏荨,快说快说,急死我了。”贾真真拿过莫吉托,和苏荨碰了个杯,饶有兴致的准备听故事。

    “他叫蒋青,比我小六岁。”

    “哇塞,小鲜肉啊,姐弟恋!行啊你苏荨!”

    苏荨瞪她一眼,贾真真赶快闭嘴,“你继续你继续。”

    苏荨也开始认真回忆和蒋青认识的经过,和他告诉她的,默默关注她的经过,似乎真的是她这样35岁的女人值得炫耀的事。毕竟姐弟恋,只有那些出色的女人才能成为主角。

    “来塞尔维亚的飞机上,我和他同座,后来才知道是他预谋好的。对了,他和章华认识,他们都在丰台乐跑团,一起跑过二环和三环,我去塞尔维亚的航班和座位,也是他从章华那里要来的。”

    “哇塞,原来他在咱们之间安插了卧底啊,这保密工作做的也不错啊!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在塞尔维亚的民宿又遇到了他,他住在我隔壁。”

    “哇塞这小子可以啊,幕后工作很充分啊。”贾真真越听越兴奋,好像那个被暗恋的人是她自己。

    “再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乌瓦茨。”

    “独自旅行啊,那你们有没有……”贾真真诡异的笑。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一已婚大妈,怎么能随便乱来,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他跟我和盘托出,说注意我很久了,对我有好感。”

    “他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你的?在哪里?”

    “他说是一年多了吧,和前女友分手,加入丰台乐跑团。认识了章华,知道了原来章华是我大学同学,就紧接着从她那里套来了很多消息。这个章华,回去我还要好好骂她一顿,偷偷摸摸地把握给卖了。”

    “哎呀,人家章华肯定也是为你好,你这清心寡欲地过下半辈子,我们都看不过去了。”

    “我又能怎样呢。”苏荨沉默了,摆弄着手中的玻璃杯。原本透明的杯子,装进什么样的液体,就会有液体的颜色和样子,再也没有最初的剔透晶莹了。

    “先不管这个。你觉得他怎么样?帅不帅?你对他什么感觉?”

    苏荨想着蒋青的样子,“很帅。”

    然后望向窗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不心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