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状元是我儿砸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436章寻找如意郎君

    状元是我儿砸村妇也疯狂第436章寻找如意郎君事实证明,考完试大家心态都一样紧张。团体内先讨论了一阵题目,随后被马车送出了皇宫。一路上还在激烈的争论,而论争的内容也不出考题范围。

    直到下了马车,才歇了心思。

    各有各的看法,都觉得自己对。

    到底对不对,还得看阅卷官们的脸色。殿试的考卷糊名但不誊抄,就原卷审阅。阅卷官五名,分别是朝中识大拿。他们的识随便哪个拿出去都是能开山立派的。

    此次考题的出题人乃皇帝,这题就超了历史科考的礼制,但由于出题人阅卷官和主考官都惹不起,这样的题也只能兜着。

    皇帝出了这样的考题,阅卷官也不敢随便下评判。所以他们趁着皇帝身体还好的时候,就与皇帝进行了一番交流,确定了考题思路中心。

    剩下的也就好评判多了。

    以往殿试都是皇帝亲自到场出题,但是这次却因为特殊原因而无法参照以往。所以这次凡是跟殿试有关的人员,从知道考题开始就被关在了宫中,以确保考题不外泄。

    因此这一次的殿试,是公平公正的。

    云及与顾苍玉作了别,和管尚轩一道回到家中,黎清已经等候多时了。

    现在儿子已经参加完天齐最高级别的考试,她是不是功成身退了?

    总的来黎清是很开心的,姜氏也是。

    多年的供养,如今孩子就要成才了,怎能不开心呢?

    终于可以换儿子来养她们了。

    嘤嘤嘤。

    养娃太辛苦了。

    “云及辛苦了,尚轩也是,快来,奶奶做了好吃的。”姜氏满脸的笑容,好似一朵怒放的菊花。云及与尚轩二个看到心情如此好的姜氏,也跟着笑了起来。几人拥簇着到了饭厅,落了座儿,觥筹交错,好不潇洒。

    于此同时,上京的多处酒楼都出现了类似的场景,今夜就连路上的灯都亮堂了许多。

    宫中,皇后与太子坐于内室。周围宫女太监都被遣出。

    “盛儿,大皇子最近有何动作?”皇后上官氏稳坐于上位,只是她那前倾的身子暴露了她现在的状态。是紧张,是担忧。

    太子齐盛坐在下首,面上看不出喜怒,他很淡然,“大哥身后站的是兵部尚书,有十万兵在手,他还能作甚,当然是迫不及待的等父皇咽气咯。”

    “呵!”上官氏讽刺似的道:“这天下父母健在却一心想要父母死的,恐怕就齐武成一个了。”

    “他那点九九早就暴露在父皇面前,只要父皇一心向着我,他就成不了事。”

    上官氏赞同的点了点头。“你弟弟如今十九岁了,他一心想要助你,你给他安排点儿事儿做,别让他闲着,我这个做母亲的身处后宫也不好出面。”

    齐盛眸色一暗,旋即起身微笑道:“阿初确实应该在朝中崭露头角了,儿子这就去安排。”齐盛对皇后行了个礼,转身便出了殿门。

    目送齐盛远去,上官氏微微歇了口气,拍手叫贴身宫女进来。

    “娘娘,端妃求见。”高女侍对皇后端手一礼。

    “让她进来。”上官氏疑惑端妃为何在这个时候来找她,天都黑了,要请安也得挑个白天不是?

    “参见娘娘,娘娘万福。”端妃对上官氏福了福身,上官氏摆了摆手,示意平身。

    “这么晚了,端妃有什么急事吗?”上官氏依旧坐在上首,因为皇帝病重,她也没什么心思睡觉,眼睛下都熬出黑眼圈了。

    “回娘娘得话,今日宫中讲武堂例行了殿试,那殿试必定出能才。”端妃憋着一股微笑,她知道如今不能在皇后面前露出一丝得高兴,否则就是对皇上不敬。

    她是个理性的女子,迫于无奈被送到宫里来,她不爱皇帝,却要承受妃子的义务,如此生了个女儿。

    如今,女儿齐景心已经十五岁,及笄礼已经办过了,是时候议亲了。

    “宫知道你想表达什么,这殿试的结果不是还没出来吗?端妃何必着急呢?眼下陛下的病还没有好转,端妃在这个时候还是收敛些吧,宫帮你留意着,定然给心儿找个合适的归宿。”

    端妃是宫里少有的明眼人,多年以来不争不抢,只关心分内之事。上官氏看在眼里,也乐于帮助一下这个几乎透明的女人。齐景心也是个懂事儿的皇女,皇后不介意给她找个好人家。

    “多谢皇后娘娘,宫在此替心儿谢过娘娘,心儿性子温和,宫多年就她一个孩子,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她幸福。”

    端妃完,福身告退。

    上官氏又瞧着端妃的背影,端妃啊,还是着急了些。

    “走,去看看陛下。”上官氏换了另一副姿态,慢慢朝皇帝寝宫而去。

    这边姜家的觥筹交错已经落下帷幕,几个当家的都有不同程度的酒醉。

    黎清是其中最清醒的一个,她吩咐丫鬟厮将两个喝醉的娃子送回房间去,又亲自服侍姜氏休息。

    等她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亥时一刻了。

    黎清遣散丫鬟厮,让他们去休息,自己独自一人上了观景亭。

    “今夜何皎皎,能把良辰绕,美酒配佳肴,美哉美哉!”燕青看到黎清踏步走上来,不由得吟诗一首。

    “噗!”黎清笑道:“没想到你还练就出了才情。”

    “在人间呆久了,这点事还是的来。”燕青闷了一口酒,带着酒气道。

    “你以前一直在深山?”黎清对燕青的过往开始好奇了起来。从一开始燕青问时间的时候,黎清就对他产生过怀疑,她还在想,燕青莫不是重生者。可到了后来,燕青主动承人他是一只人参修炼出来的,并且燕青还拿出了他所谓的根须,黎清也就不再怀疑。

    “是啊,自从修炼成型,我出来过几次,可人间实在太可怕了,那时候还有修仙者的存在,我逃过几次,后来修仙者均灭绝了,我的同类也灭绝了,可能我是世界上最后一只修炼成型的怪。”燕青如是道。

    ???

    好不容易恢复平凡古代剧,你特喵又给老娘搞出了玄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