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今嫁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五七六章 试探

    黎锦趁着这短暂的时间,问起了她生辰的事情:“听凡你的生辰是这个月的二十八?你想要什么生辰礼,我买了送给你。”

    姜零染笑了笑,睨她一眼道:“你有银子了?”

    黎锦被打趣,有些羞赧的道:“银子的事儿好,家里很快就送来了。”

    姜零染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送什么都是你的心意,我都喜欢的。”

    黎锦应下了,顺势又问道:“到时候你会办生辰宴吗?”

    姜零染道:“不知道,还没想过。”

    “怎么能没想呢?这眼看着就快到了。”黎锦道:“早早的决定,早早的准备,这可是你出嫁前的最后一个生辰,要好好的操办。”

    “早早的决定,早早的准备。”姜零染听完她的话,慢慢的嚼了嚼这句话,笑意幽幽道:“我记下了,会仔细的想一想的。”

    黎锦不知一个生辰宴有什么可想的?却又不好的过多,免得引起她怀疑。

    笑了会儿,瞧见孟氏走进来,黎锦顿时便起身告辞了。

    因着知道姜零染也不喜孟氏,所以黎锦丝毫不遮掩她对孟氏的厌烦。

    厢竹送着黎锦出了院子,把手里的灯笼递过去:“黎姑娘慢些。”

    黎锦笑了笑,爽朗道:“这路早就走熟了,就是没灯笼,我也摔不了跤,放心。”

    厢竹笑着称是,目送着她走远,这才回了院子,锁了院门。

    前院酣战半个时辰,燕柒险胜。

    “兄长的棋艺一日湛过一日。”他着眼睛仍在琢磨着棋盘:“再过数日,我也难言胜啊。”

    姜霁看着棋盘,笑的很满意:“明日再来过。”

    “您这是把我当陪练了是吧?”燕柒笑道:“我很贵的,要收费。”

    完一愕,这话倒让他想起,他还欠着姜零染银子呢。

    身起了疹子后他就进宫了,把拿银子那茬事儿给忘了。

    姜霁没想到他会这种话,一时好笑起来,点着他道:“你可让我你什么好?”

    燕柒看了眼更漏,已经到了他能**的时辰了。

    一边收着子,一边笑道:“姜零染总我是奸商,兄长也随着她这么唤吧。”

    姜霁皱眉:“胡闹!如何能这么?”

    虽姜零染言谈不妥,但到底是自己的妹妹,姜霁连个罚字都不出,唔囔了下,道:“那个,你放心,明日我帮你她两句。”

    燕柒摆手:“不用,她怎么叫都行,我都爱听。”

    姜霁闻言兀做平静之态点了点头,心头确实满意的紧。

    暗道,天地可鉴,不是他不教育妹妹,是妹夫拦着不许的。

    百香走了进来,揖手道:“公子,信王殿下来了。”

    燕柒皱了下眉,没话,合棋盒盖子,起身道:“兄长休息吧,我先回了。”

    姜霁点头,送着他出了院子。

    时隔数月,燕辜再一次的来到燕柒的府。

    和黎锦分开以后,他左思右想仍不能心安。

    黎锦那样粗心大意的人,或许并未瞧出姜家兄妹的真是想法?

    要命的事情,他不敢马虎。

    却又没理由去姜家,只好来找燕柒了。

    前厅落座,等了会儿看到燕柒过来,笑着站起身道:“我还担心你已经歇下了。”

    燕柒人还在天井里,瞧见厅里的燕辜,笑着揖手:“四哥安好。”着大步了台阶,迈过门槛进了厅。

    一边请着落座,一边让人茶。

    “四哥这么晚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弟吗?”

    燕辜意外燕柒仍旧这般热情和谦卑。

    短暂的愕了下,忙回神:“没什么事情,就是今日得空,来看看你。”

    “多谢四哥记挂着我。”燕柒从善如流。

    厮端着茶点进来,搁下后又躬身退了出去。

    “四哥喝茶。”燕柒并不信他无事登门的话儿,却也没着急去探究。

    燕辜喝着茶,悄悄的睃了对面一眼。

    咽下茶,轻叹了声:“刚从宫里出来,想着你搬了新宅子我还没来看过,到了府门口才想起时间太晚了。”

    燕柒笑着道:“最近琐事繁多,睡得倒是不早。”着也抿了口茶,漫不经心的道:“宫里有什么事情吗?”

    燕辜又是叹息一声,略有些苦恼的道:“还不是那件事情,父皇似乎不愿意。”

    燕柒看他一眼,轻笑道:“四哥的是,你想娶秦家姑娘的事情?”

    不知怎的,燕辜从他这笑里看出了嘲讽的味道。

    若非无处可打听,他怎么也不会来他这里的!

    咬了咬牙,面却挤出了个笑:“就是那件事情。”

    “不知子安可有什么好办法?”

    燕柒无奈摊手:“四哥都没办法的事情,我如何能有?”

    燕辜笑意淡了些。

    若换做往常,但凡他有难题,燕柒一定会想设法的帮忙解决的,哪里是现在这般事不关己的模样。

    但他今日来的目的不是这件事情,也未作多谈。

    又因如今与燕柒有嫌弃,不敢留下丝毫的把柄,道:“或许父皇有更好的人选安排给我吧。”

    “为人臣,为人子,自然该恭顺忠孝,父皇如何决定,我便如何听从吧。”

    燕柒闻言称赞道:“四哥这番话的我羞愧不已。”

    “也难怪父皇总在我面前夸赞四哥呢。”

    燕辜摇头失笑:“你快住嘴吧,谁不知道父皇夸赞最多的人是你?”

    燕柒笑着没话。

    燕辜又道:“听门房你去和姜副统领下棋了?”

    “嗯。”燕柒点点头。

    燕辜接着又道:“听今日是靖侯父亲的死忌?你去拜祭了吗?”

    燕柒摇头:“前两日去问过姜副统领的意思,他不合礼数,让我成亲以后再去。”

    燕辜眸光闪了闪,连燕柒都提前知道,难道真的是黎锦失察?

    忖度片息,笑着打趣道:“你如今倒是细心,连靖侯父亲的死忌都记着【app下载地址xbzs】。”

    “我哪里能记得住?”燕柒笑道:“是去下棋的时候看到府里的下人准备西,多嘴问了一句。”

    燕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送走燕辜已是亥时两刻,燕柒觉得姜零染已经睡了,翻过院墙,蹑手蹑脚的到了廊下,试探的推了下房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条缝。

    竟给他留了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