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六章 下挫

    迈克尔·巴里选择了放弃。

    他坚信自己的投资理念,也相信自己的那些数字,可是最终还是山穷水尽了。

    而马克则依旧斗志昂扬。

    不同于迈克尔的孤身奋斗,他是挂靠在摩根斯坦利旗下,而他本人的家族也是从事金融多代的犹太人,他的团队中成员虽然性格有些怪异,但是每个人都是社会精英拥有良好社会关系,最差的一个实习生也是杜克大学毕业奥运帆船选手。

    唔,美利坚的体育生不等于肌肉狂,作为精英教育下的人才必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作为一个老愤青,马克选择四处奔走。

    拉斯维加斯。

    “所以,我们为什么来这儿?”

    马克有些不解的扭过了头,从街边的巨型广告牌上抽回了目光,车上的团队成员们的眼睛盯着广告中舞女的深沟,要知道在拉斯维加斯这种地方大保健可是合法的!

    从脱衣舞俱乐部的广告中抽回了目光,一个成员舔了舔嘴唇说道:“老大,全美房产经济联合会就在拉斯维加斯举办,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看见和我们一样做空的人……”

    “所以?”

    “你不是要找一个发声平台吗?而且我们和别人交流理念,可以验证我们是不是错了?”

    马克思索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对了,老大,贝尔斯登的总裁,也会在场中发言的,你到时候可以与他辩论哦!”

    看着路边穿着清凉的舞女,他心中道:不仅可以开会,而且还能度假啊!

    全美房产经济交流峰会。

    其实这里不仅有美利坚空头,还有不少国际空头也闻讯而来,想要在场中找到联合的同伴,毕竟不少人都感觉有些心虚,因为房价降了可市场没有反应?

    一家度假酒店中。

    一行人找到了会场,提供了身份信息。

    ……

    而查理和盖尔两人,也同样来到了这里,他们在一通鼓捣后,确实扩散了坏消息,可是不过是螳臂当车,背后的投行们又把轨迹扳回了他们设定的轨道。

    查理拉着贝尔斯登的员工乔治,两人正在交流着关于房产的信息。

    乔治一脸轻松的说:“没问题,肯定没有问题,从我手中卖出了上千万 cds,所以你们去不去玩?”

    “额?”

    三人来到射击场。

    射击场的本拉的纸靶被打成蜂窝,乔治怪叫了一声后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三四个拉丁裔混杂东欧美女,就环绕在乔治和查理以及盖尔身侧。

    “额,这样好吗?”查理有些尴尬。

    拉斯维加斯虽然合法。

    但是我想找你请教问题,可是你直接请我大宝剑?

    我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一夜后。

    三人面容憔悴的在餐厅碰面,乔治吃着榛子味火腿无奈:“公关费还有很多,不然怎么花呢?”

    查理和盖尔目瞪口呆。

    对于独自创业的两人而言,这种公款消费模式招待,既让他们感到无比羡慕,又让他们有些不寒而栗了。

    在乔治离开后,查理呆呆地道:“所以我们在和什么对赌?就是这些人在压制我们吗?”

    盖尔喃喃道:“也许,正是。”

    ……

    交流会。

    贝尔斯登的副总裁,满面笑容的在台上,翘着腿坐在沙发中,对面的主持人拿着话筒:“……所以,格兰特先生,你认为现有的房产债券价格依旧符合它们的原先价格吗?”

    格兰特接过了话筒,露出了八颗牙齿笑容,面对台下的观众就像是他多年前参加辩论会一样驾轻就熟。

    “没错。”

    “呀!”

    他简短的两个词,在台下掀起一阵惊呼,所有人看着自信的格兰特,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沉到谷底,原以为房价下降肯定会影响房产债券,他们中有不少人是看见机会投机做空的,根本就没有长足的眼力和详细调查。

    看着他们眼中的“大人物”,发出了这种论调相反之后,难免心神也开始摇曳了起来。

    “那么……”

    主持人似乎还要继续引导这个话题,就看见台下高高举起了一个手,无奈的解释道:“抱歉,还没到提问时间。”

    来人正是马克这个家伙,同伴一脸尴尬拉了拉他,小声道:“别这样!”

    马克则毫无自觉影响会场环境。

    从他参加劝诫会的表现就能看出来,他是一个极端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

    “我想问问现在的房产债券价格值多少?”

    他的声音在会场回荡。

    不由让主持人有些恼怒,看向了也很尴尬的格兰特,他们是早就准备好了题本的,主持人以及摄制组团队是收钱的,为的就是继续给力量不足的房产市场唱赞歌。

    格兰特在灯光下扯出尴尬笑容,牢牢记住中学辩论队老师说的:即使辩不过对方,也要保持微笑啊!

    “到底是多少?”

    马克不依不饶的追问。

    格兰特心中大骂:这个毫无礼貌的混蛋!

    台下的观众看向台上的格兰特眼中也带上了一丝疑虑和戒备……

    “我想说债券现在的……”

    不等他继续说完,马克又一次打断:“所以房价在不断下跌,可是相关债券却上涨,这还是美利坚的经济吗?”

    “事实上这没有关系!”格兰特急了,这种车场合下,千万不能露怯,就算是瞎几把扯,也不能被对方压倒,观众更多看谁气势壮就更相信谁的话是真的!

    “房产价格……”

    他还想要扯一段经济学,然后再扯美利坚移民政策,在加上正在转好的外贸体系,最后再为自己的论点提供论据。

    可是马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0!”

    “什么?”

    不仅台下的观众被马克的手势和声音吸引,就连台上的格兰特也忍不住发问了。

    “我说0,那些债券一毛钱都不值,它们现在的价值是零……”

    “你们在欺骗,你们在撒谎。”

    “轰!”

    台下的观众交头接耳起来,格兰特的脸色被气得铁青。

    当然,装完逼后,马克迅速离场。

    虽然不知道今天的这番话到底能起什么效果,可是马克只能尽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去做罢了!

    第二天。

    房贷债券价格下跌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