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铁血兵魂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六百七十三章 正邪一念(三)

    第六百七十三章 正邪一念三

    父亲治病要钱,要许多钱。许则风只好选择自己谋生,做生意,他没钱,打工,他打架可以,打工没特长。保安,他不愿意当,他认为让他这样的人穿上那一身警不警军不军的保安服,是对他最大的侮辱。他宁可卖苦力也不当保安

    于是他卖苦力。

    最后,他找到了那家搬运公司,老板很亲切,说得也很明确:咱们公司公平工正,一切按计件付钱,他有些欣慰,因为他不愁自己没力气,两百斤重的麻袋,别人俩人抬一个累得犊子似的,他自己抗起一个来还可以一路小跑。一开始的几个月,老板的确兑现着诺言,他的收入还可以,后来,老板就发现他挣得太多了这是所有最后倒闭的公司的老板的通病,只看员工拿得多,不看员工干多少活,只看到牛吃草多,没看到牛奶哗哗流。老板开始压缩他的工资,减少提成,再后来,压缩变成压榨。

    母亲死了,自杀。父亲病了,再没钱很快也会死。他的钱要不回来。

    许则风终于崩溃了,钢刀插进那老板胸脯的那一刻,许则风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老板娘哭喊:许则风你杀人了于是他杀了老板娘。又一声尖叫,老板的十一岁的女儿瞪着惊恐的眼睛,冲他哀求:许叔叔,你别杀我她认识自己是许叔叔,那必须得杀了杀了一家三口,许则风搜光了小老板全部的家底,他给父亲留了一笔赃款,然后选择了逃跑。已经杀了人,左右是死了,许则风彻底麻木了,杀,一个一个地杀,连杀七个,杀人,抢钱,最多抢到了三万二,最少抢到了一块三,许则风疯狂地杀。

    后来,他发现了警察来抓他,他逃了出去,那些警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还没等对方拔枪,他的刀就飞了出去,抢了枪,他再也不怕什么警察了

    后来,武警和特警包围了他,许则风不但没怕,还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心理扭曲变态到极点后的兴奋来吧你们不是武警吗你们不是特警吗那就来吧看看老子比你们如何别说是你们,就是来了特种兵,老子也不怕因为老子就应该是最牛b的特种兵许则风靠手枪夺了一把八一杠,又用八一杠夺了一把95自动步枪,95自动步枪,他再熟悉不过了当年他曾经用95自动步枪拿过全师射击大比武的冠军他有了95自动步枪之后,那疯狂的想法就更疯狂了,他杀了几个特警,抢了他们的武器,他有了充足的弹药,他进了山,藏到了密林里。

    他知道自己必死,但是他就是想在自己死前,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他在深山老林里制造陷阱,设置伏击位,他与那些被他视为草芥的武警们捉迷藏,他总能杀死一个,再在其他武警的惊叫声中逃到另外一个位置,再杀人。他在那片密林里呆了三天三夜,没有人能抓到他

    许则风兴奋到了极点,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太让人兴奋了一个人,对抗一大群武警,到最后,那些武警除了会封锁包围外,连进来都不敢进来他躲在自己制造的单兵掩体里养足了精神,他从掩体里出来,掀开厚厚的伪装草皮,出了地面,他想伸个懒腰再出去找那些武警们,杀他们

    许则风的懒腰只伸到了一半,他就发现了那黑洞洞的枪口这怎么可能呢他养精神,但是并没有睡觉,他警觉着呢,他可不想被武警们听见他打胡噜。

    但是,他居然没发现那黑洞洞的枪口来到了他的跟前就在自己身前十米处,一个绿色的毛毛球站在那里,手里的95自动步枪最准自己的胸膛。许则风吃惊地看着这个枪口和枪口后面抹着伪装迷彩的人。他没机会了,连抬枪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知道,只要他手一摸自己的扳机,那黑洞洞的枪口里就会射出滚烫的子弹来,子弹会一直射入他的胸腔,穿透心脏,这么近的距离,子弹肯定还能从自己后背钻出去,95自动步枪的弹头直径大于枪口,子弹出去是变形的,变形的弹头会把他后背的一大块骨肉带出去的

    “你是谁”许则风伸懒腰的手就那样悬着,惊恐的问。

    “放下枪,双手抱头,转身”那个绿色的球用最冷酷的语言发出最冰冷的声音。

    这声音好熟悉啊

    带点湖南口音的普通话

    “钟国龙”许则风颤抖地问,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颤抖,反正那个名字闪现在脑海中的时候,他就彻底绝望了。

    “许则风,你还记得我。”钟国龙淡淡地说。

    “钟国龙我操你妈”许则风忽然疯狂地骂,“我操你妈的钟国龙你是人啊你是鬼啊你阴魂不散五年前你缠着我,现在我退伍了,你还来缠着我你要怎样”

    “许则风,放下枪,双手抱头,转身”钟国龙冷冷地说。

    “我他妈的就不就不放下枪就不抱头就不转身你能怎样”许则风疯了一样地吼。双手悬在半空,使劲地摆动着,像在跳滑稽舞。

    “哒哒哒”身后,枪声响起。

    许则风猛地扭头,他发现了另外一个绿色的毛毛球,刚才是在朝天放枪,那毛毛球说:“许则风,我可以不追求你刚才辱骂我老大,但是假如你再装疯卖傻,刚才同样的子弹会射穿你的鸡巴”

    “刘强哈哈刘强啊是你啊”许则风傻笑,“我就知道,你他妈的跟钟国龙是穿提条裤子的王八蛋陈利华呢陈利华肯定也来了对吧哈哈现在肯定在用他那破狙击枪瞄着我的头呢陈利华你出来你出来呀”

    “咚”远处一声沉闷的枪响,许则风的自动步枪中弹,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将枪打飞了出去,枪已经坏掉了

    “操我还有呢”许则风从腰间拔出了56冲锋枪搞举在半空。

    钟国龙抬手一枪,冲锋枪随即脱手。

    许则风忽然不疯了,眼神呆滞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思考,忽然,他抬起头来,冲着钟国龙,急切地喊:“钟国龙,咱俩再比一次吧比射击,比格斗,比越野也行,比一次吧再比一次我肯定不会输给你行不行比一次就一次行不行”

    “你不配”钟国龙咬牙吼道:“许则风,你配和我比吗你有什么和我比的资格你曾经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军队培养了你,练就了你,你却用来杀人越货,你用来杀害武警特警,你与人民为敌,你丧尽天良你凭什么配和我比你真地不配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你对的起你曾经穿过的军装吗你对得起你曾经每天仰望的国旗军旗吗败类”

    “这他妈的能怨我吗”许则风狂吼着:“我不想好吗我有办法吗我父亲病在床上呢每天都需要钱,钱啊我复员了,没人安置我我自己赚钱,他妈的老板克扣我我有别的办法吗”

    钟国龙轻蔑地说:“许则风,教导队集训结束时,听到你对我,对大家说的那番话,我还以为你变了。想不到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自私的许则风那个永远把自己放在最重要位置的许则风这,就是你变成恶魔的理由吗你光想着自己的父亲躺在床上,你有没有想过,被你杀死的那些人,他们的命不宝贵吗你光想着给你父亲抢钱治病,你没想过你父亲得知你今天这个样子是什么反应吗我告诉你,你父亲死了他死了他得知了你的事情后,在输液的时候,给自己的静脉里输进了空气他自杀了这就是你的孝心吗”

    “你说什么啊你说什么钟国龙你撒谎不可能我父亲不可能死”许则风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血红的眼睛瞪着钟国龙,歇斯底里地吼着。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钟国龙说。

    “钟国龙,我终于服了你了。”许则风泪流满面,言语中凄惨,却未尝不诚恳:“我一直不明白,我究竟比你差在哪里,我的作战能力不比你差,我的头脑不比你笨,我曾经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什么地方比你差多少,可是,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如你,你的心里,永远容得比我多,比我大,你永远不会像我这样自私地想着自己的一切,贪婪地为了自己,忘记所有人。我其实早就想到了,哈哈不是吗可是,我想到了,我却死都不想承认我一直都在想超过你,想战胜你,想比你强,你比牛,可是你始终站在我的前头。我被退回了原部队,你却进了牛逼的部队,我复员了,你却上了电视,上了报纸,得了军人最高的荣誉。我变成了杀人犯,最后把我抓到的,还是你,让我根本没想到的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